2019年3月10日 星期日

【漫畫專欄】克里—史克魯爾戰爭-故事線簡述

〈克里—史克魯爾戰爭〉(Kree–Skrull War) 最初是1971-1972年間發表於復仇者漫畫第89回到第97回的一個故事,創作者為Roy Thomas,畫家為Sal Buscema、Neal Adams和John Buscema。詳細描述了復仇者和地球如何捲入兩個交戰的外星種族之間的衝突的宏大事件。雖然三十年前的漫畫讀者主要還是小孩,但Roy Thomas顯然在漫畫中引入了少許政治隱喻,包含政府官員對於克里人出生的驚奇隊長的不信任、組織外星活動委員會等情節,似乎在影射美國眾議院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 (HCUA) 或麥卡錫聽證會。故事中的幻視和緋紅女巫的感情線,亦成為未來幾年復仇者漫畫的持續主題。


背景
數千年來,貪婪的史克魯爾帝國穿過仙女座星系,四處奴役世界。而克里帝國則陶醉於他們戰士的道德準則,亦不斷尋求擴張他們的宇宙界限。如同兩頭巨獸,這對世襲的敵人遊蕩在太空的汪洋中,吞食那些反對他們的人。他們的小衝突頻繁且不可避免。最終,全面的星際戰爭終於爆發,而具有直接戰略意義的是位於鬥爭的兩個帝國中間的地球……


克里—史克魯爾戰爭
克里英雄驚奇隊長在負空間的替代維度裡待了一段漫長的時間後抵達了地球,被超級英雄團隊復仇者──快銀、緋紅女巫和仿生人幻視──在邁-威爾 (Mar-Vell,又名驚奇隊長) 的昔日夥伴瑞克·瓊斯 (Rick Jones) 以及他自己的幫助下捕獲。時間點回到稍早之前,復仇者察覺來自神奇四超人的總部巴克斯特大廈的警報,抵達了大樓,發現邁-威爾正在利用里德·理查茲 (Reed Richards) 創造的通往負空間的門戶試圖讓瑞克·瓊斯免於他們「共享分子」(他們兩人在相同的空間之間交替身體,一個在地球,另一個會被困在負空間,反之亦然)的需要。邁-威爾成功了,雖然在開啟負空間的門戶時,復仇者被迫趕跑試圖逃離該空間的殲滅者 (Annihilus) 。邁-威爾趁著復仇者分散注意力時竊取了他們的昆式戰機。復仇者很快從里德·理查茲的輻射探測設備得知邁-威爾在負空間的這些時間暴露在一種奇怪的輻射下,除非得到治療,否則將是致命的。他們立即進行了追蹤。時間點回到現在,在醫生的幫助下,設法將幻視的太能能引導到邁-威爾,有助於拯救他的生命,但兩人皆陷入了昏迷。得知他的死敵正處於虛弱狀態,羅南啟動了地球上的克里機器哨兵,與緋紅女巫、快銀和幻視展開一場戰鬥,後者抓走了邁-威爾並逃離現場。復仇者向卡蘿·丹弗斯 (Carol Danvers) 報告這一事件,並以他們的方式去尋找邁-威爾。

不久,回到復仇者大廈的復仇者和瑞克看到了歌利亞 (Goliath) 錄下的訊息,後者要求他們和他一起回應黃蜂女 (the Wasp) 的求救電話。黃蜂女和丈夫兼夥伴亨利·皮姆(Henry Pym,又名黃夾克)在探索北極圈時,遇到了一座奇怪的熱帶島嶼,當他們試圖靠近時,突然感到一陣怪異,接著黃夾克擊暈了黃蜂女,並將她送走。當其他復仇者成員跟上來時,他們發現哨兵已經設法將歌利亞洗腦。復仇者擊敗了歌利亞,但無法阻止哨兵,除了快銀之外的所有人都被俘虜。罪魁禍首是如今成為克里罪犯的控訴者羅南,羅南解釋他打算啟動「返祖計劃 (Plan Atavus) 」讓人類退化,以便克里可以接管地球。羅南向英雄們展示了基地的科學家和亨利·皮姆如何被轉變為穴居人。快銀和瑞克·瓊斯入侵了羅南的基地,設法救出邁-威爾和其他人,並進行反擊。當被告知史克魯爾即將對克里的家園哈拉 (Hala) 星進行攻擊,羅南結束了戰鬥。在羅南離開後,失去目標的哨兵自我毀滅,皮姆和其他科學家如同環境一樣恢復了原狀。
當從北極地區被救出的科學家向媒體講述了他們的故事,引起了軒然大波,邁-威爾的存在也被揭露出來。由參議員H·華倫·克拉多克 (H. Warren Craddock) 領導的「外星活動委員會」成立,誓言找到地球上的每一個外星人。復仇者同意參加聽證會,但當他們拒絕交出邁-威爾時,這成為了棄案。復仇者說服邁-威爾和丹佛斯到一個私人農場暫時躲藏起來,他們不得不逃離神盾局的追捕。復仇者試圖處理惱怒的公眾人士,發現抗議者已經圍在復仇者大廈,強行進入破壞建築物。復仇者的美國隊長、鋼鐵人和索爾回到了大廈,宣布由於團隊的行為,復仇者如今已解散的事實。幻視繼續解釋在他們下令解散之後,他們去見了邁-威爾,但在那裡受到起初看似是三頭乳牛的攻擊,隨後又變身成驚奇四超人的三個成員。快銀和緋紅女巫擊敗被俘,幻視由於他的密度變化能力,得以逃脫。接著揭露他們實際上是史克魯爾人,克里的古老敵人。與此同時,丹佛斯將邁-威爾帶到了她聲稱找到的史克魯爾船艦,並說服邁-威爾建造一個全波投射器 (Omni-Wave Projector) ,它是一種通信裝置,在非克里人的手中會是一種致命的武器。然而,邁-威爾看穿了這個騙局(因為沒有人類、只有史克魯爾人知道他的真名),並且摧毀了裝置,但她被如今變回超級史克魯爾 (Super-Skrull) 的丹佛斯抓住,連同快銀和緋紅女巫一起被帶離地球。

美國隊長、索爾、鋼鐵人和幻視來到農場救他們的朋友,在擊敗並俘虜三名史克魯爾人之後,確定這些外星人實際上是最初訪問地球並與神奇四超人戰鬥的探險隊四個成員中的三個。復仇者隨後遭到三個Mandroid組成的小隊襲擊,它們是由參議員克拉多克派遣,拘押未能合作的英雄。設計了Mandroid的鋼鐵人用放電超載他們的盔甲。與此同時,異人族的崔坦 (Triton) 到來,無法找到驚奇四超人,他請求復仇者協助找回他們的統治者黑蝠王,由於他的兄弟 麥西穆斯 (Maximus) 已奪取了他們的家鄉亞提蘭 (Attilan) 的權力,他的人民需要他。復仇者協助崔坦找到黑蝠王之後,陪伴異人族到達亞提蘭。麥西穆斯被揭露與克里結盟,換取統治權利用克里科技來控制人口,打算將他們用作士兵對抗史克魯爾。復仇者擊敗了麥西穆斯和他的爪牙,並在恢復黑蝠王的權力之後前往史克魯爾的地盤,意圖拯救他們的戰友。
邁-威爾被帶到史克魯爾帝國的核心地帶,告知俘虜的復仇者將被處決後,被迫建造另一個投射器。復仇者抵達史克魯爾的地盤,阻止外星艦隊,而邁-威爾則被迫使用投射器,將暫時被釋放的瑞克·瓊斯丟回負空間。瓊斯被克里領導者至高智慧 (Supreme Intelligence) 從負空間救出,後者解鎖了瑞克·瓊斯隱藏的精神力量(命運之力),接著瑞克送出一波黃金時代的英雄隨同復仇者一起對抗史克魯爾,結束了戰爭。命運之力還將地球上的參議員克拉多克恢復為他真正的史克魯爾型態,揭露他是地球探險隊的第四個史克魯爾人,隨後他被一群憤怒的暴民殺死。英雄們回到地球,發現真正的參議員克拉多克已被找到,復仇者的名聲得以恢復。

如果復仇者在缺少瑞克·瓊斯的情況下參加克里—史克魯爾戰爭
What If the Avengers Fought the Kree-Skrull War Without Rick Jones?
在Earth-804的替代時間線的克里—史克魯爾戰爭戰爭期間,羅南抓住了用長矛還擊的瑞克·瓊斯。儘管他尊敬瑞克的勇氣,但是他還是決定了結它,以能量波殺死了瑞克,之後他派出一支艦隊來鎮守或摧毀地球。與此同時,復仇者登上了一艘史克魯爾船艦,在得知三角洲計劃 (Plan Delta) 的過程中,幻視以野蠻的手段擊敗Kalxor,得知緋紅女巫的所在地,該計劃涉及一艘載有核彈頭飛往地球的船隻。美國隊長和幻視前往史克魯爾的權力世界 (Throneworld) 解救緋紅女巫和快銀,而這對變種人雙胞胎同時復活了史克魯爾的另一個囚犯邁-威爾,後者幫助他們脫逃。同時間,里德·理查茲發現了接近地球的外星艦隊,並聯繫X教授,X教授說服地球英雄們加入他們與外星人的戰鬥。此外,歌利亞駕駛一艘船隻成功穿過克里的封鎖,向神盾局通報即將發生的襲擊事件,但神盾一攻擊他們,空天母艦 (Helicarrier) 立即被克里摧毀。當邁-威爾、快銀和緋紅女巫與超級史克魯爾和其他史克魯爾戰士作戰時,史克魯爾公主Anelle面對這兩名變種人,向他們介紹史克魯爾對抗她父親Dorrek皇帝的史克魯爾叛軍。

索爾帶著與史克魯爾艦隊作戰中負傷的鋼鐵人到阿斯嘉療傷,過程中招募了阿斯嘉的勇士們來協助戰爭。登上他們的長船Starjammer,阿斯嘉人向史克魯爾發動攻勢,而地球的英雄們(在銀色衝浪手的加入下)則襲擊克里的部隊,美國隊長和幻視隨同邁-威爾、快銀和緋紅女巫一起加入了陣線,發現史克魯爾家鄉的內戰已然爆發。與此同時,至高智慧──雖然被羅南囚禁,但設法將瑞克·瓊斯的屍體保存了下來──將其形體和力量與瓊斯無生命的身體結合。新誕生的至高者 (Supremor) 制伏了羅南和他的部隊,阻止克里參與這場鬥爭。另一方面,Dorrek在史克魯爾叛亂中因為武器爆炸而死去,Anelle成為了新任的史克魯爾女皇,也結束了史克魯爾參與戰爭。至高者任命邁-威爾作為他統治克里的繼任者,指示他與史克魯爾維持和平,而至高者則離開太空去探索他新的本質,同時也計劃研究他有朝一日將掌握的宇宙。此外,在衝突過後,幻視看著緋紅女巫照顧受傷的快銀,誓言永不介入他們之間。
參考
1. Avengers #89-#97 (1971-1972)
2. What If? Vol.1 #20 (1980)

2019年3月3日 星期日

漫威人物檔案:主宰 (Overmind)


本名:Grom

別名:主宰 (Overmind) 、冠軍中的冠軍 (Champion of Champions)

起源:Eyung星的永恆族人,他的族人的集合體

出生地:Eyung星

初次登場:Fantastic Four #113 (1971)

人物簡介:在很久以前,Eternians(Eyung星的永恆族人)學會控制老化和消除死亡,無數的生命在政府的批准下,進行著永無止盡的戰爭,以防止人口過剩。Grom曾是一名出生在Eyung星的Eternians,帶領著族人征服了上百個世界,贏下千百場戰鬥,獲得"冠軍中的冠軍"的頭銜。但是,當他們攻擊被稱為Gigantus的巨大世界,Eternians終於面臨了失敗,Eyung的國王意識到他們的種族面臨完全的滅絕,他召來皇室的科學家開啟最終計畫,將殘餘下來的Eyung人的精神能量轉移給Grom,成為了主宰,並通過粉碎宇宙來為他的人民報仇。主宰擁有超人的力量、耐久度和傷害抵抗力,並且幾乎是不朽的,已生存了無數個千年。作為一個經歷過不計其數場戰鬥的老兵,他是一名卓越的戰士,可以舉起至少10噸,而當通過靈能增強,他的物理力量被放大到了100噸以上的水平。主宰可以閱讀心靈、投射靈能幻覺、經由心靈促動移動數噸重的物質、以及精神控制他人;儘管作為十億永恆族人的聚合體,他無法精神控制在任何世界或維度的永恆族人。當主宰控制他人時,鮮少被他們所察覺,依舊堅信是在自身的意志下行動。


官方人物數據:


能力和事蹟:
主宰身上匯集了十億Eternians族人的力量。根據古老預言,
某天,主宰將從星辰之外降臨,並且粉碎這個宇宙。

憑一個念頭改變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

輕易擊倒石頭人,被Ben誤認是浩克的偽裝。

霹靂火猜測主宰可能比石頭人還要強壯。

抓住霹靂火的火焰,將其轉變為能量球轉為對付自己。
以精神波擊碎隱形女的力場。

刪除驚奇四超人對於自己的記憶。

精神控制Reed Richards。

主宰的精神波強大到足以摧毀末日博士設計的靈能折射裝置,擊敗末日博士。

對決陌客,聲稱自己擁有十億個頭腦的意志力量。

主宰被陌客驅逐到一個死氣沉沉、無生命的宇宙。

被驅逐到微觀宇宙的主宰因為孤獨而發瘋,並與Null the Living Darkness接觸,
後者將他帶往平行世界Earth-712,引導主宰破碎的心靈來控制地球的政治領袖。

主宰先後控制了美國總統Kyle Richmond和至高中隊 (Squadron Supreme),
利用美國的軍事武力、至高中隊結合他的心靈力量在數個月內征服了地球。

輕易擊飛浩克和亥伯龍這兩位各自宇宙 (Earth-616和Earth-712) 裡最強大的英雄。

當Null the Living Darkness被擊敗,主宰的Eternian意識被驅逐出身體,
允許缺乏肉體的六個靈能者進入他如今空置的身體避難。

察覺到奇異博士的孤單,為了安慰他,主宰利用Cauldron of the Cosmos呼喚出昨天的影像,
向他展示他的團員們的愛情進展。

利用兩人之間的連結,協助地獄貓尋找撒旦之子Daimon Hellstrom。

當Cloud向地球發出求救,主宰是唯一回應的對象,並離開地球前往太空。
根據Cloud,他被虛無吞噬,似乎遭到消滅。

主宰在紐澤西州的米爾伍德鎮幫助致命的毒物洩漏下的存活者,
讓他們相信自己仍然過著健康正常的生活,儘管他們都在死亡邊緣接受重症醫療。

當至高中隊來到Earth-616,喚醒了主宰真正的意識,允許他吞噬六個心靈感應者的精神。

當收回對至高中隊的精神支配,如今主宰的精神力量足以壓倒陌客。

吸收了六個心靈感應者的主宰,聲稱自己足以應付一個、或者二到三個觀察者(但無法應付兩打的觀察者。)

以心靈感應將自身心靈同時連結到地球上每一個活著的人類。

Earth-712的老年主宰試圖利用他的心靈力量控制Nth Man,命令他回到他來自的地方,
卻以失敗告終,喪失了性命(神力公主從旁指出主宰足以壓垮地球上幾乎任何人類的頭腦。)

2019年2月25日 星期一

【漫畫專欄】最後一個吞星故事-故事線簡述

〈最後一個吞星故事〉最早是連載於Marvel Comics出版的雜誌Epic Illustrated的一個漫畫系列。不同於傳統的美漫,Epic Illustrated雜誌並不受到漫畫準則管理局 (CCA) 的限制,因此成為了眾多獨立媒體創作者發揮創意和漫畫長才的一個舞台。然而,由於銷量不佳,加上它昂貴的成本,該雜誌在第34期時被取消。因此〈最後一個吞星故事〉的最後一章從未被發表。後來該漫畫的作者John Byrne在自己的網站上透漏了故事原定的結局(以及其他未採用的替代結局),我們得以一窺這個被譽為也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未完成故事之一的全貌。


最後一個吞星故事 (The Last Galactus Story)
在一億年後的未來,隨著宇宙力量將星系從無盡的宇宙中它們尋常的隊列中移開,恆星和行星開始神祕地消失或爆炸。為了尋找一個滿足吞星的飢餓的星球,新星 (Nova) 目睹了一個星球的毀滅,這個星球上的生命在建造飛往安全地的船隊途中被突然地拂去。她逃離了這垂死的星球,與吞星碰面,告訴他這一系列奇怪的事件。充滿擔憂的吞星與新星討論,宇宙中從他在宇宙中心的起點開始,直到銀河系為止的所有星系都正在死去。吞星決定在銀河系找到答案,並將新星送往地球等待他。前往地球之後,新星發現由於一億年的演化、地殼和星球變動,地球發生了明顯的改變,陸地板塊起了變化。她發現人類唯一遺留下來的東西是一架機器人,她給它起了綽號叫「莎士比亞」,它並不知道地球人類遭遇了什麼。莎士比亞向新星展示了如今完全沒有生命的最後一座地球城市。吞星抵達了地球,並為他曾經稱之為朋友的人類感到無比悲傷,但如今終於從不摧毀地球的誓言中解脫,他撤回了這古老的協議,開始吞食地球和其能量。新星要求吞星饒過這座古老的地球城市,他同意將它與機器人莎士比亞一起送入衛星軌道,並將其放到他巨大的世界船內。


補充能量後,吞星和新星開始調查宇宙發生的事,前往銀河系的核心,卻發現恆星和行星在太空的隧道周圍形成了一幅掛毯。吞星離開了他的飛船,將自己射向正中心進入黑暗之中。經過一天的旅程,吞星發現星球被某雙不知名的手有系統地移動,並且這個人工隧道內的所有星球都有生命。對答案感到好奇,吞星降落在一個行星球體,碰到了那裡的居民,他與他們之中的智者All-Father交談,後者向他訴說他的星球被移動以保護他們免受吞星吞噬一切的飢餓。這個主使者就住在形成星辰隧道的行星網的核心地帶某處的一個未知星球上。利用他巨大的心靈感應,他派遣新星尋找用於將星系移動到新位置的動力源。新星發現了一台龐大的機器,配備有巨大的定相等離子火箭,其中心是一個足以吞噬整個星系的黑洞。然而,她被從背後偷襲,並召喚了吞星。吞星回應了新星的呼喚,抵達她的目的地並面對讓星系消失的幕後主使者:觀察者艾奇 (Ecce) 。吞星與目睹他誕生的觀察者艾奇展開一場大戰。他倆戰鬥了超過一千年,宇宙開始在他們周圍死去。所有星辰都熄滅了,熵戰勝了一切,而不是「大擠壓」。宇宙的存在開始搖曳不定。而吞星吸取了他最後一絲能量,給予他足夠的優勢擊敗這名兇猛的的觀察者。吞星與他的使者新星被遺留在空白的虛無之中。吞星開始意識到他數十億年來一直在做的事。他打破了自己的盔甲,他吸收的所有能量從他身上湧出。吞星隨後成為了下一個宇宙的大霹靂。新星倖存了下來,並成為下一個宇宙的吞星。因此宇宙的循環得以持續。


觀察者艾奇 (Ecce the Watcher)
在當前的宇宙還年輕時,艾奇是觀察者種族中第一位致力於研究生命發展的成員。在他的學習期間,艾奇突然注意到在一艘神秘的飛船上脈動著某種能量,與他目睹過在他一直觀察的星球上墜落的任何東西都不同。艾奇不知道的是,這艘船及其船員實際上是前一個宇宙的倖存者。他們活過了當前宇宙誕生的大霹靂。然而,艾奇確信這艘船必定是由一個非常先進的文明建造的。他迅速進入船內調查科技,卻發現一具船員的屍體,死於致命的輻射中毒事件。艾奇還注意到有一個倖存者,名叫加蘭 (Galan) ,有一天他會被稱為吞星,世界的吞食者。即使知道吞星將會導致不計其數的死亡,但艾奇不干涉的誓言阻止他採取任何行動去阻止吞星的創造。艾奇持續觀察吞星緩慢的誕生,最終完全成長地甦醒。吞星就像一顆迷你太陽,以所有可取得的力量為食。由於吞星瘋狂的食欲,一些艾奇的機器開始爆炸,但觀察者使用了足夠的力量來保證自己和他的設備安全。接著他得出結論,吞星的飢餓會持續增長,直到只有整個世界的能量才能滿足他。艾奇短暫地納悶他是否應該打破他的誓言,並終究採取行動,這給予了吞星足夠時間注意到觀察者和離開。艾奇花費了數十億年的時光後悔自己的決定,最終發瘋並開始將星系和居民運送到一個環繞著宇宙中心的網狀掛毯,以期保護其他世界免於吞星巨大的飢餓。然而,他被吞星發現,他們彼此戰鬥了一千年,艾奇最終被擊敗。



參考
1. Epic Illustrated #26-#34 (1984-1986)
2. John Byrne website (http://www.byrnerobotics.com/FAQ/listing.asp?ID=3&T1=Questions+about+Aborted+Storylines)

2019年2月19日 星期二

漫威人物檔案:交融者 (The Mergence)


本名:交融者 (The Mergence)

別名:All-in-All

起源:不明

出生地: 不明

初次登場:Silver Surfer Vol.3 #140 (1998)

人物簡介:Mergence是來自另一個宇宙的一個團體心靈意識,其目標是吸收地球。Mergence事先派出了它一部分的心靈,以Tenebrae的形體作為肉體,確保為Mergence的到來做好萬全準備。Tenebrae說服一個名叫Coroner的人類加入她,背叛自己的種族。通過Coroner的心靈,Mergence跨越群星被召喚到了地球。當它到來時,銀色衝浪手的攻擊導致Coroner的內心產生懷疑,使得與他融合的企圖失敗。這也使得Tenebrae與團體心靈分離。Mergence給予了Coroner第二次機會,它佔據Coroner的身體,將其轉變成一個致命的毀滅性容器。Mergence試圖殺死Tenebrae,後者選擇個體勝過她種族的集體意識。在Psycho-Man的幫助下,允許Tenebrae逃到他的船上。Psycho-Man偵測到Mergence即將要產生無效波 (null-wave) 兌現它們摧毀地球的計劃。Psycho-Man將他的情緒控制科技轉向Mergence的團體心靈,成功打斷了它們的集中,並阻止了無效波。然而,藉由這麼做,他們創造了一個無法逃離的反饋循環,即使逃到Sub-Atomica也沒用。隨著Psycho-Man和Tenebrae遭到消滅,衝浪手說服Mergence離開地球。作為團體心靈,Mergence有能力吸收地球上所有擁有意識的東西,不管是人、動物、植物和石頭。當佔據Coroner的身體,Mergence能夠釋放無效波,將目標的心靈、精神和靈魂從現實抹除。


能力和事蹟:
Coroner的心靈在超過兩百年前接觸到了Mergence,使它第一次得知地球的存在。

Mergence的意識同時在三十個現實位面運作。

Tenebrae稱呼Mergence為All-in-All。

Psycho-Man稱呼Mergence可能是宇宙中最強大的團體心靈。

Mergence被指為全能意識。

Tenebrae作為它們的代表和容器,聲稱她即為Mergence。

Mergence擁有稱為編織者 (The Weaver) 的機器,可以通過意識創造次現實──
就和主現實一樣真實的完整宇宙。

Mergence的本質無法被人類肉眼看見。它們意圖吸收地球上所有生物的集體意識,
就像穿過世界的黑影,甚至沒有人會意識到它的發生。

利用Coroner錨定其觸手,允許它們入侵地球。所有擁有意識的東西──
從人、動物、植物、石頭向下到量子水平──都將被吸收進Mergence。

Coroner一瞬間的懷疑──祈求銀色衝浪手擊退Mergence,切斷了他與Mergence的連結。

衝浪手的攻擊趕走了Mergence,使得Tenebrae與團體心靈分離,被困在肉體和有限的意識中。

即使與無限的團體心靈分離,Tenebrae依然擁有無法計算的力量,足以暫時壓倒衝浪手。

Mergence給予了Coroner第二次機會,佔據Coroner的身體。

Mergence聲稱Tenebrae已被獨一的想法所汙染,企圖將她從心靈連續體中徹底抹除。

Mergence的無效波一旦釋放,將在幾秒鐘內將目標的心靈、精神和靈魂從現實抹除,
就好像未曾存在過。

Psycho-Man成功阻止了無效波的釋放,但從Mergence發出的心靈反饋將穿越地球,
摧毀路徑上的一切事物。

銀色衝浪手說服Mergence離開地球。Mergence承認衝浪手是所有造物中它們唯一畏懼的對象,
有一天他將知道為什麼,他的存在是甚至連他的創造者吞星都知道的一種無可置疑的深刻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