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漫畫專欄】變種人的時間旅行者-電索 (Cable)

納森·克里斯多福·查爾斯·薩默斯 (Nathan Christopher Charles Summers) 是史考特·薩默斯(又名獨眼龍)和瑪德琳·普萊爾 (Madelyne Pryor) 之子。這角色的第一次登場是在1986年的Uncanny X-Men #201;到了1990年2月New Mutants #86,他首次以成年戰士電索 (Cable) 的身分出現。電索是在一條未來的可能時間線中被撫養長大,最著名的身分是作為英雄團體X特攻隊 (X-Force) 的軍事領導。


起源
納森·薩默斯的誕生是由遺傳學家兇兆先生 (Mister Sinister) 精心策劃的,他創造了他的母親瑪德琳·普萊爾作為變種人靈能者琴·葛雷 (Jean Grey) 的克隆體。不久之後,普萊爾因為惡魔的影響而腐化,利用奈特作為犧牲品,在地球和惡魔出沒的地域邊境 (Limbo) 維度之間打開一道門戶,但遭到她的丈夫兼奈特的父親獨眼龍、他的隊友X因子 (X-Factor) 和他的前隊友X戰警阻止。兇兆計劃利用奈特作為對他的前主人天啟 (Apocalypse) 的武器,但天啟意識到這一點,他俘獲了奈特,讓其感染致命的機械有機病毒。在天啟被X因子擊敗之後,阿斯卡尼家族 (Clan Askani) ──一個致力於在Earth-4935的替代未來反抗天啟的姊妹組織──的成員提出通過將他帶到自己的時代來挽救奈特的生命,獨眼龍同意了,因此奈特被帶往2,000年後的未來Earth-4935,在那裡,阿斯卡尼之母(實際上是他時間替換的半姊妹瑞秋·薩默斯)拷貝了他的身體,以防病毒無法被治癒的情況。天啟的爪牙襲擊並竊走了這個克隆體,並將其交給了他們的主人,將這個孩子撫養成他的繼承人Stryfe。

瑞秋把史考特和琴帶到Earth-4935的未來,以協助保護奈特的安全,並作為Slym和Redd Dayspring,他們在接下來的十二年中撫養了他,教導他使用他的變種能力來抑制體內的病毒。在少年奈特擊敗天啟後,他前往最後一塊阿斯卡尼飛地,作為阿斯卡尼之子、〝被選中的人〞受到歡迎。在飛地遭到襲擊之後,奈特將倖存的阿斯卡尼重組成反叛軍受選者家族 (Clan Chosen) 。奈特後來愛上了年輕的見習修女阿麗亞·琴斯科特 (Aliya Jenskot),兩人很快結婚,並且有一個叫泰勒的兒子。在與Stryfe的一次衝突中,阿麗亞被殺,泰勒被俘。Stryfe洗腦了泰勒,並在隨後的遭遇中,奈特被迫射傷泰勒以拯救他的族人夥伴Dawnsilk。在Stryfe利用時間旅行裝置逃回過去後,抵達了二十世界後期,奈特緊隨其後。他抵達了他出生前幾年的蘇格蘭,被遺傳學家莫伊拉·麥塔戈特 (Moira MacTaggert) 接納,後者教導他說英語。他採用了電索 (Cable) 這個代號,作為將現在與未來聯繫起來的隱喻。莫伊拉派他到美國訪問她的好友澤維爾教授,途中她遇到了充滿野性的變種人金鋼狼,幫助他抵抗來自他的時代的另一位特工D'Von Kray。見過了澤維爾,電索協助為他的官邸設計了保全系統,作為交換,澤維爾則教導他如何在二十世紀生活。


對抗宿敵天啟
當靈體Onslaught阻絕了地球上所有的心靈感應能力,電索開始屈服於機械有機病毒。在遭到Onslaught的使者Post以及被精神控制的浩克的攻擊之後,他發現自己與其勁敵天啟結盟,以便從Onslaught手中拯救年輕的變種人富蘭克林·理查茲 (Franklin Richards) ,之後富蘭克林幫助電索抑制了病毒。後來,電索從記者艾琳·梅利韋瑟 (Irene Merryweather) 那裡得知謎一般的地獄火俱樂部取得天啟力量的陰謀。電索沒能及時阻止他們在世界上釋放天啟的信使 (Harbinger of Apocalypse) ,但他設法在復仇者的幫助下擊敗了它。電索意識到他的命運的終點即將到來,他要求艾琳記錄他的生活。不久之後,電索得知自己是十二使徒 (the Twelve) 之一,據信這些變種人註定會迎來他們族人的黃金時代。天啟打算利用這十二位變種人來加強他的力量,允許他改變現實,因此俘獲了他們。為了阻止天啟,獨眼龍似乎犧牲了自己,而電索也加入了X戰警一同紀念他。後來得知獨眼龍還活著,電索和琴追蹤他到了埃及。琴強行從獨眼龍體內移除天啟的本體,讓電索摧毀了他。他的生命目標顯然已經達成,電索回到了自己的僱傭生活,最終組織了地下反抗勢力來對抗暗中運作的武器X計劃 (Weapon X Project) 。


救世主
電索最終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將無法遏制他的巨大能量,因此著手在死前拯救世界。電索重建了他的太空站成為漂浮城市Providence,意識到迫使地球人民看到統一未來的潛力的唯一方法就是使他們為共同目標聯合起來對抗他。起初受到超級特務機構神盾局和X戰警的抵抗,當電索面對有著宇宙力量的銀色衝浪手 (Silver Surfer) ,導致他的力量快速地燃燒殆盡。他利用自己的傳送矩陣手術移除了大腦負責控制變種能力的一部分,有效地為自己施行了腦葉切開術。接著死侍在獲得Fixer的幫助下,將電索與機械有機胚胎融合,恢復了他的力量。電索隨後對X特攻隊進行了重組,以對抗名為Skornn的遠古邪惡,他得以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摧毀了對手。加農砲 (Cannonball) 和他的前X特攻隊夥伴音波女 (Siryn) 加入了死侍的行列,一同尋找電索,並且發現他的生命力被分散在不同的現實,他們將其收集並送回自己的宇宙,發現當變種人巫師緋紅女巫重塑現實時,電索已經被回溯為嬰兒。變種人機械工匠鍛造者 (Forge) 得以恢復電索,他開始迅速老化。面對被自己的力量所淹沒,電索耗費了力量,治癒死侍數年前在武器X手中受到的腦損傷。當他恢復到本來的年齡時,電索的力量也再次回歸。


彌賽亞再臨
M-Day之後,變種人類接近滅絕。一度被呼籲將取代人類的變種人,如今銳減到剩下上百人,將逐漸消失和被人忘卻。但一個新生的變種人嬰兒降生了,自從M-Day之後的第一位,變種人的希望。她的出生並沒有被忽略,在她誕生的確切時間,腦波增幅器爆炸了。不久之後,寧錄 (Nimrod) 通知淨化者 (the Purifiers) ,她將會在未來迎來變種人的新曙光。為了防止這個未來發生,淨化者消滅了整個鎮上的孩童,試圖殺死她。時間旅行者電索得以將她從死亡的可怕命運中拯救出來,暗中撫養她長大,以避開反變種人勢力的追獵。當嬰兒(如今名叫霍普·薩默斯)17歲時,儘管變種能力尚未顯露,她決定是時候回到X戰警與她原本的時代。電索勉強同意了,他們設法回到了現代,立即受到棱堡 (Bastion) 的人類理事會 (Human Council) 的襲擊。霍普和羅剎一同逃脫,而電索又一次與X戰警並肩作戰。為了將X特攻隊送回2010年的舊金山,電索後來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踏進棱堡用來派遣寧錄級哨兵的時間入口,讓機械有機病毒佔據他的全身,允許他支撐住入口的開放,讓X特攻隊通過。在霍普的見證下,時間入口在X特攻隊現身後關閉,顯然摧毀了電索,只留下他的一隻仿生手臂。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