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Marvel宇宙的人類起源彙整和解釋

探討完世界起源,本篇將介紹的是Marvel漫畫裡提及的幾種主要的人類起源說法。

一、蓋亞 (Gaea)
蓋亞是早在任何其他生命現身前,第一位在地球上被賦予形體的舊神,舊神之中,她和兄弟桑恩居住在地球的陸地(相對於海洋或天空),並且或許和地質的形成有所關聯。除了蓋亞之外,舊神皆墮落為惡魔,成為寄生蟲般的存在,需要餵食他人的生命精華來生存,由於人類尚未誕生,舊神們開始獵食彼此。擔心惡魔之間的戰鬥將摧毀地球新演化的生命,蓋亞召喚了造物主──地球生物圈生命力量的體現,生育出第一個下一世代的神祇亞圖姆,被賦予太陽炙熱力量的亞圖姆殺死了成群的惡魔,不斷吸收他們的形體和能量,直到轉變為怪物般的噬神者Demogorge,桑恩和賽特(和他的後代)被迫逃離至外維度,僅有蓋亞被允許留下,Demogorge接著再度變回亞圖姆的形體並與太陽結合,蓋亞則與地球本身結合,致力於指導進化 [1]

圖1:Gaea成為生命的守護者。

蓋亞意識到恐龍在地球上的進化已到達死胡同,他們的存在阻止了哺乳動物進化達完整的潛能,因此她決定忍痛放任恐龍滅絕,將注意力轉移到哺乳動物一方,但是此舉激怒了從恐龍身上獲取能量的賽特,並命令牠們摧毀地球的哺乳動物。蓋亞擁有著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力量,但她並不是天生的戰士,因此再次召喚她的兒子亞圖姆現身與賽特戰鬥,使地球陷入了長達百萬年的混沌,這場戰爭中,蛇型的惡魔最終長出了七個頭,並且保留這個姿態直到今天,幾乎所有地球的恐龍皆在戰鬥的過程中被摧毀,除了被隔離的少數地區,例如野蠻島 (Savage Land) 。隨著賽特被弱化,最終由噬神者形體下的亞圖姆取得勝利,打破賽特對地球的控制,嶄新的時代終於破曉,哺乳動物在蓋亞的引導下得以自由演化,採取新的形體,直到達進化的頂點,誕生出人類。

當第一隊天神接近地球,蓋亞與他們的飛船接觸並散發出明星般的光芒,招手流浪者部落出面接受太空之神所帶來的贈禮,天神驅離了一些賽特的蛇人後裔並開始他們的人類實驗,創造出永恆族和異變人,以及在主流人類的基因植入超人類突變的可能性 [2]

註:蓋亞最早在Doctor Strange漫畫裡作為自然之母 (Mother Nature) 被人認識,擁有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力量。直到在嗜神者和賽特的背景故事中,揭露蓋亞引導了地球生命的演化,她不僅是索爾和所有萬神殿神靈的母親,亦是地球上所有自然生命的共同母親。

圖2:恐龍滅絕之後,Gaea引導哺乳動物進化為人類。



二、永存的那位 (That Which Endures)
記憶無法先於存在,無法回到生命火花點燃前的黑暗虛無。然而,這是一段記憶,地球誕生中的影像,膨脹的月亮寶寶正蹲在毒氣雲之上。不以雙眼觀看:閃電的亮光沸騰了湍流的大氣。不以雙耳聆聽:雷鳴的霹響翻過了破碎的風景。在轟隆隆響的穹頂之下,遲緩乖戾的爛泥汩汩地在大陸雛形的鋸齒狀海岸線旁流動著,幾十億年後,這些土地將背負著怪異的名字──岡瓦那大陸、勞亞大陸。距今十億年,在第一個聲音縈繞在這新生世界的大氣之前。在打轉的水窪裡,跨出了遲疑的第一步,在這創造出直立野獸的漫長的道路上,人類將給予這一切一個名字。被火山高熱攪動、被閃電脈衝猛擊的水域裡,生命的組件正在成形。而在五億年之後,僅僅眨眼般的地質時間,某種非常像細胞的事物在原始的黑暗中漂移。它不會思考,它沒有知覺,保存在最基本的樣子。它什麼都不知道,但它活著,並且分裂。

圖3:That Which Endures從第一個細胞的分裂中誕生。

片刻後,出現了兩個存在,漂浮在微觀海景中,整個場景比針頭的尖端還要小。在最精細的檢查下,它們幾乎完全相同。它們內部的分子團──將成長為複雜遺傳形式的模式──是同樣的,但它們卻存在著差異性。當周遭水域的旋渦和流動開始迫使這對兄弟姊妹分離,這個差異就變得顯而易見。一個生物抓住了另一個,將其拖向自己,刺穿、滲透……在一瞬間,這場戲就落幕了。那裡曾經有兩個存在,再一次變為一個。但那一個存在與原先的任一個都非常不同,在原始祖先的基礎中添加了一個修改。而當它再次分裂,這個修改同時顯現在兩者之中。百萬年後,當生命的多樣性開始體現自身,它仍然顯現、盤繞在每一個活著的細胞之中 [3]

一切始於40億年前,始於第一個原始細胞,地球實質上的第一個生命。就像自那之後的其他單純的生物,那個細胞通過分裂來複製自身,但就在分裂的第一時刻,發生了一些事。分裂生殖本該產生一對相同的存在,但它沒有,其中一半與眾不同。它立即侵入了另一半,與原細胞的遺傳結構完全匹配,與之成為一體。所以就是這樣,這名侵入者顯現在第一個生物的所有後裔,顯現在發展於海洋裡的魚兒,顯現在第一個前往陸地的植物,以及隨之而來的水陸兩棲生物。它就存在每一隻恐龍體內,暗中引導牠們的發展,使牠們成為這世界長達兩億年的主人。但恐龍看似來到了盡頭,牠們被拋棄,焦點轉移到了哺乳動物。缺少它們在場引導,恐龍迅速地滅絕。

儘管它確實是一種幾乎瞬間發展出智能的形式,但絕大多數智能處在休眠。一直到數百萬年後,他們學會控制查爾斯·達爾文命名的物競天擇的過程。一旦發生,它們卻開始對它們的宿主產生興趣。每隔十萬年,它們的智能自行體現在少數、隨機的生物之中。它們研究著生命的演變,匹配一個物種對另一個物種的適應性。進行評估,判斷並拋棄那些到達牠們最大潛能的生命形式,它們在其細胞內的存在縮小,逐漸減少,最終消失,接著它們的引導智能會轉移到其他更為有利的的物種。畢竟,它們完整和唯一的目標就是永存。因此,它們離開恐龍,有利於集中精力在哺乳動物,在那裡,它們更進一步縮小它們的焦點在終極的哺乳動物──人類。當尼安德塔人被證明不合適,它們轉移到了克羅馬儂人 [4]

幾十年前,That Which Endures在Charles Edison和他人體內覺醒,強迫Edison利用他家族的財富買下阿布索隆大學,將其挪為滿足That Which Endures的需求之用。Edison改名為Jeremiah Random,並聚集其他數百位已覺醒的同胞,每一位皆貢獻了一小塊細胞樣本用以開發同化器。同化器提供That Which Endures手段進入變種人的身體,如此一來,That Which Endures得以放棄人類,轉為支持變種人。它們審查了地球上超人類變種人的名單,挑選其中一個強大到足以實現它們的目標,但並非太強大或不穩定以證明不可控制。它們挑選了緋紅女巫(顯然因為剛失去幻視造成的生活動盪,使她更容易受它們控制)成為影響其他變種人的範本 [4-5]

當同化器被摧毀,Charles Edison再次取回自己的心靈,That Which Endures則拋棄了當前的身分。儘管Charles Edison被認為是無辜的,是在That Which Endures的影響下犯罪,但他卻失去了一半的人生和所有財富 [4]

註:That Which Endures是另一個最早涉及Marvel宇宙的地球生命起源的故事,有趣的是它與舊神的起源有著微妙的共通之處,包括它殺害並同化了自己的兄弟,以及後來導致恐龍的滅絕。而在舊神的背景故事裡,是賽特成為地球的第一個殺人者,恐龍的滅絕則是由於賽特和嗜神者的戰爭所導致;兩個故事的出版皆始於1989年8月亦是另一個奇妙的巧合。此外,恐龍滅絕的說法亦是眾說紛紜,除了上面提到的兩個原因,在Thor II#80裡則暗示,當奧丁命令尼德威阿爾的矮人工匠鍛造Mjolnir時,在地球上引發了隕石雨,滅絕了恐龍。

圖4:That Which Endures不斷在宿主之間轉移。



三、收割者 (Harvester) 
作為「收割者」被人知曉的這個存在,是擔任能量耕作者種族這角色的一員,據稱已存在數百億年(可能跨大或暗示他們源自地球宇宙之前的維度,因為宇宙的年齡還不足140億年)。根據收割者,在地球從宇宙灰凝結之前,耕作者們就已決定哪一顆恆星會產生最豐饒的行星。接近30億年前,耕作者們發現了地球,那時還只是一個沒有大氣層的火山熔融物;氧氣仍被困在浩瀚的原始海洋。經由隕石,外星人降下寄生蟲與海洋中的細胞(單細胞生命形式)融合,創造出某種嶄新的事物。大部分都死去了,但是有些產下被寄生蟲後代感染的後幾代宿主,最終合併成單一生物。進化持續著,直到寄生蟲終於成為線粒體,所有動物細胞的能源廠,耕作者們從而利用地球,發展日益複雜的形式的更佳的線粒體。

圖5:Harvester挑選地球播種。

三十年前,地球的作物已經成熟的信號(因為變種人發展的突然飆升)被送往其中一名收割者。收割者旅行到地球,花費了接下來30年在全球的每一個線粒體上撒下他的網子,準備完成他的收割,在過程中摧毀人類。

然而,變種人擁有某種與生俱來的抵抗力。來自Earth-295(天啟時代)的Nate Grey(又名X-Man)已把主世界Earth-616當作自己的家,並任命自己為變種人薩滿,照料世界的變種人口。他接收到由Mike Dorie以心靈力量刻下的求救訊息,前來面對收割者。意識到攻擊收割者將會傷害所有地球上的動物,Nate將兩人轉換為能量,接著使自身和收割者融合,結合他們的能量到地球上的每一個活著的動物。兩人皆不再作為獨立個體存在,但Nate的外維度能量汙染了地球上每一個動物細胞的能量,而每一個細胞將傳承自它們,使耕作者無法利用這股能量。Nate在大約兩年後恢復了肉體存在,但他的能量汙染可能殘留在地球的動物細胞,而收割者從此未曾再出現 [6]

註:自稱引導星球生命進化的先進外星種族,除了這裡提及的收割者,還有天神、泰阿那人 (The Tyannans) 和建築師 (The Builders) ,尚不曉得這些種族之間是否存在聯繫或附庸關係。儘管故事中將這名外星人稱呼為「收割者」,然而事實上,這個稱呼只專指降臨到地球的這名外星人,其種族的名字並未被揭露。

圖6:Harvester利用地球發展更為複雜的生命形式,



四、薩柏蘭 (Sublime)
在有任何事物之前,有著一對兄弟姊妹。它們是完美的雙胞胎,在它們生物規則的束縛下,複製、支配和生存。其中之一被擠出,踏上她自己的進化之路,在嬰兒般的宇宙裡尋找她自己的位置,被稱為阿奇雅 (Arkea) 。另一個作為勝利者,將前來繼承原始地球,他成為了薩柏蘭 (Sublime,意為「昇華」) [7]

圖7:雙胞胎Arkea和Sublime。

大約30億年前,新生地球災難性的原始哭喊喚醒了它們,而它們知道自己是作為一個心靈存在。它們是最早由RNA和DNA組成的基因組,完美適應的形式,進化的巔峰,這個自我意識的不朽生命被稱呼自己是薩柏蘭,認定自己是地球的支配物種。

當碳墊菌落和細菌叢吞嚥著豐富的氫氣,看似是這黎明世界的帝王,薩柏蘭則在它們發育不全的紊亂的DNA內藏匿和生長茁壯。它們拿自身的遺傳創新換取日益增加、更有組織的生命形式──植物、昆蟲、蜥蜴、哺乳動物。它們認定自己是支配物種、原始序列和α基因。即使是被稱為「創造之冠」 (crown of creation) 的人類也沒有對抗它們的防禦,想像著自己統治這個世界,但它們就居住在他體內──不可見、不被懷疑、不被識別,直到變種人孩童的出生。

超人類 (homo superior) 被視為一種新的生命形式,出生於輻射原子和破碎染色體的奇妙碰撞。這些突變,擁有潛力培育強大、不受侵害的後代,成為它們永恆統治的真正威脅。為了對抗變種人,它們不得不感染普通人類發動侵略,將他們巨大的能量轉移到盲目的衝突中。冀望將他們鎖定在永久的鬥爭,可以防止變種人繁殖,他們的人口將永遠無法成長到威脅它們的滅絕。超人類在無意義的影子遊戲裡戰鬥至死方休,一切都源自薩柏蘭的命令 [8]

註:薩柏蘭的故事幾乎可說是That Which Endures的翻版,卻加深了與變種人之間的連結,藉由塑造出一個所有變種人的共同大反派,把漫畫中人類對於變種人種族無來由的仇恨,歸咎於一個已存在數十億年的高智能細菌。

圖8:Sublime來到地球。
(完)

參考資料
1. Silver Surfer Annual #2 (1989)
2. Iron Man Annual Vol.1 #10 (1989)
3. Avengers: West Coast Vol.1 #48 (1989)
4. Avengers: West Coast Vol.1 #49 (1989)
5. Avengers: West Coast Vol.1 #44 (1989)
6. X-Man Vol.1 #75 (2001)
7. X-Men Vol.4 #1 (2013)
8. New X-Men Vol.1 #154 (2004)

5 則留言:

  1. 所以Sublime是在地球之前便已存在,然後在30億年前隨著隕石降臨地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至少圖片裡是這樣暗示。

      刪除
  2. "Mr.Immortal註定將活到宇宙的終點,揭露宇宙最終的秘密"
    這句話指的是Mr.Immortal的生命將隨著這一代多元宇宙一起終結,抑或是無視多元宇宙的更迭而真正永遠的持續活下去?

    回覆刪除
    回覆
    1. 應該是後者,宇宙死亡他仍然會持續活下去,才能活著見證宇宙終結後的景象。

      刪除
    2. 真正不死的Mr.Immortal只有616版本的嗎?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