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漫畫專欄】「術士」亞當 (Warlock, Adam)

術士亞當於1967年被Stan Lee、Jack Kirby和Roy Thomas共同創作出來,最初在漫畫Fantastic Four #66以無名人造人「他」的身分首次登場,該角色超過40年的出版歷史裡,他與大反派薩諾斯發展出了亦敵亦友的關係,成為漫威漫畫宇宙線裡最重要的關鍵人物之一。



起源
四名知名的科學家〝飛地〞 (the Enclave) 共享著消弭戰爭、犯罪和疾病的願景,藉由創造一支完美的人類種族來征服人類,他們假造了自己的死亡,聚集在北大西洋一座廢棄的異變人軍事基地,建立起科學的堡壘──蜂巢 (Beehive) ,並在生命池中創造出一個胚胎生命,以化學藥劑來培育他。這個生物在成年之後逃離了池子,進入到蜂巢的41密室以繭包裹住自身,體現出龐大的宇宙力量,並發散出使人眩目的能量足以困住飛地。這個生命最終破繭而出,以一名英俊、金色皮膚、宛如神般的典範現身,被稱之為 〝他〞 (Him) ,知曉他的創造者的邪惡企圖,他離開了地球,過程中摧毀了蜂巢。

在星辰之間尋求著命運,他失足落入了觀察者奧圖 (Uatu) 用來收集和研究流浪的隕石所設置的太空陷阱,為了保護自己,他編織了一個新的繭,觀察者將其置於衛星內送返地球,這個繭被發現並保存在先進的科學研究中心建築裡,他的能量吸引了阿斯嘉眾神索爾、希芙 (Sif) 、巴爾德 (Balder) 前來,孤獨的他在現身後捉走了希芙作為自己伴侶,並逃到了另一個維度,暴怒的索爾兇猛地奮戰,使得他最終退回了繭中並返回到太空。


重生
當遇見了被稱為至高進化 (High Evolutionary) 的存在,他被復活並開始行善。在其指導下,他的生命被賦予方向和目的,給予了他靈魂寶石──六枚無限寶石之一,允許他感受他人的靈魂,並將它們保存於寶石內的維度,把寶石固定在額頭,將他命名為術士/沃洛克 (Warlock) 。沃洛克被送往反地球 (Counter-Earth) ,至高進化試圖創造的一個原始地球框架下的烏托邦社會,不幸的是,它落入了Man-Beast──接受至高進化基因改造為人型的狼──的影響下,在那裡沃洛克遇見了逃亡中的反生物Ellie Rogers(給予他名字〝亞當〞)、David Carter、Jason Greyu、以及Eddie Rogers。在結束Man-Beast政權的過程中,沃洛克的自戀導致他再一次死亡,這次是被盯在十字架,他的身體返回到繭中,被浩克竊走並置於山洞裡,在David、Ellie、Jason和Memorax的服侍下,重現了基督於反地球上的復活,造就了一個有組織的宗教星球的誕生,這也是沃洛克朝向神性的道路的第一步。




「法師」.宇宙真理教會
在武仙座星系團,亞當得知了崇拜法師/馬庫斯 (Magus) 的宇宙真理教 (Universal Church of Truth) 的存在,當馬庫斯現身於亞當面前,他透漏他們實際上是同一個個體,在一個替代未來(Earth-7528),馬庫斯利用靈魂寶石將亞當的身體浸泡在信號輻射來召喚In-Betweener,他居住在介於現實與幻想之間的國度,In-Betweener把亞當帶往自己的領域,迫使他發瘋,並以馬庫斯的姿態現身,這一個沃洛克發現自己回到了五千年前的過去,開始建立自己的教會。意識到他的歷史,擔心馬庫斯的存在將在某天剝奪亞當的靈魂寶石,瘋狂的泰坦人薩諾斯 (Thanos) 試圖通過一名來自替代未來的年輕孩子葛摩菈 (Gamora) 來阻止此事件發生,薩諾斯將她撫養長大成為馬庫斯的刺客。在通往他命運的路上,亞當被教會的星艦〝大鴻溝〞 (the Great Divide) 給囚禁,在那裡他與囚徒同夥山怪皮普 (Pip the Troll) 合作,不顧其意願地將船長Autolycus的靈魂吸進他的寶石之中。不久在教會母星Sirus X的審判上,亞當又吸收了法官Kray-Tor的靈魂,因此釋放了他的靈魂寶石如吸血鬼般的食慾,意識到寶石具有知覺,渴望著靈魂且無法被移除,亞當陷入了絕望。葛摩菈在母星上加入了沃洛克和皮普,但馬庫斯輕易地阻撓了葛摩菈的刺殺行徑,接著把亞當浸入信號輻射,葛摩菈的無能迫使薩諾斯出手干預,馬庫斯的生命力量與薩諾斯的死亡力量之間的抗衡,允許亞當進入泰坦人的時間通道並跟隨他的命運軌跡,在選擇了最短的路徑,亞當看見自己僅在幾個月後的死亡,他將未來自己的靈魂給吸進寶石,兩條時間線因此產生分歧,使得馬庫斯似乎不再存在。




靈魂寶石
不久之後,亞當目睹了星辰的迅速滅絕,並利用他的靈魂寶石跟蹤罪魁禍首──星賊 (Star Thief) ,返回到地球,當星賊的精神在與沃洛克展開戰鬥時,他的身體遭到殺害。抵達家中,沃洛克察覺到自己變得如鬼魂一般比太陽系還大,原因是Sphinxor為了牽制他藉由亞當的靈魂寶石產生的一個幻覺。不久當他取回自己的知覺,沃洛克在月球上遇見了蜘蛛人,並幫助他阻止陌客 (Stranger) 竊取園丁 (Gardener) 的無限寶石,堅信反地球已經因為Sphinxor的另一個幻象而被摧毀,憤怒的亞當以靈魂寶石攻擊了至高進化,迫使他成為一個無肉體的智能來逃離死亡,留下發展成熟的反地球等待著他人接收。

在同一時間,薩諾斯取得了五枚無限寶石,結合它們加上從亞當的寶石中汲取的力量,結合成一個單一的巨大合成寶石,計畫用來撲滅星辰作為給死亡女神的禮物。當他們試圖介入其中,薩諾斯殺死了葛摩菈並癱瘓了皮普,亞當吸收他們的靈魂進入寶石,並與驚奇隊長 (Captain Mar-Vell) 和復仇者共同制止了薩諾斯摧毀太陽的企圖,戰鬥中,薩諾斯狠狠地擊傷了亞當,當沃洛克倒在地上迎接著死亡,他過去的自己從薩諾斯的時間通道裡現身,吸收了他的靈魂;在經歷過眾多的奮鬥和損失,亞當欣然接受了自己的死亡,他發現自己與其他靈魂寶石的犧牲者位於靈魂世界 (Soulworld) 中,一個寬容與知足的天堂。薩諾斯取走了亞當的寶石,但剛抵達的蜘蛛人暫時釋放出沃洛克的靈魂,作為終極復仇者 (Ultimate Avenger) ,沃洛克通過一個觸碰把薩諾斯變成了石頭,沃洛克的身體則被埋在反地球。



分離善與惡
一段時間後,死亡女神復活了薩諾斯,他取得了六枚無限寶石並將其佩戴在手套上,達到無所不能的境地,當毀滅者德克斯 (Drax the Destroyer) 和銀色衝浪手 (Silver Surfer) 前來與他對抗,薩諾斯將他們驅逐到了靈魂世界,在那裡他們說服亞當加入他們的戰鬥,地球上一場突臨的致命車禍,允許亞當、葛摩菈和皮普的靈魂寄宿於屍體,治療和恢復三人的外貌。不久之後,沃洛克帶領著一支由英雄組成的軍隊,派遣銀色衝浪手去搶奪無限手套,把宇宙級存在們也卷入這起戰鬥,卻依舊不起作用,直到薩諾斯離開身體取代永恆 (Eternity) 的位置,允許他懷恨在心的孫女涅布拉 (Nebula) 趁機搶走手套,涅布拉對於沃洛克的不熟悉使得他得以溜入靈魂寶石並與其合而為一,造成能量爆發迫使她丟下手套,沃洛克自己重新搶佔了手套的控制權。

如今獲得全能且堅信自己亦全知,為了以純粹的邏輯來利用這股力量,亞當潛意識地驅逐了自己善良和邪惡的一面,被權力給壓倒的亞當開始濫用他的力量,直到奇異博士 (Dr.Strange) 喚醒了他的理智,永恆以此做為證據,將沃洛克帶往生命法庭 (Living Tribunal) 面前進行審判,後者裁定寶石必須被分散,亞當因此創建了團隊──無限看守 (Infinity Watch) ,把力量寶石給予德克斯,時間寶石給予葛摩菈,心靈寶石給予月龍 (Moondragon) ,空間寶石給予皮普,留下靈魂寶石給自己,並秘密地將現實寶石託付給薩諾斯,知曉薩諾斯近期的經歷會讓他避免去使用它。




「女神」.無限聖戰
這段期間沃洛克存在的邪惡的男性一面,在現實的交岔路上轉世成為了馬庫斯,他從不同的現實收集了五樣宇宙魔方般的宇宙容器,給予他幾乎無限的力量,為了與他交戰,亞當重新組合了無限手套。馬庫斯竊走了手套並獲得其力量,但沃洛克與他爭奪著控制權,馬庫斯最終被推入靈魂寶石,成為其他靈魂世界居民皆無法察覺的存在,亞當則陷入了昏迷。

亞當女性的善良一面──女神/嘉蒂斯 (Goddess) ──竊走了宇宙容器,對於所有罪惡發起了聖戰;她聚集了30樣宇宙容器成為一個宇宙蛋,藉由摧毀星辰來消滅所有罪犯,但需要齊聚數以百萬計的信徒的宇宙意志來迫使宇宙蛋行使這項自殺任務。在永恆的協助下,沃洛克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當他以靈魂形體旅行,到靈魂世界尋求協助時,馬庫斯拒絕了他的請求,薩諾斯接著將亞當的靈魂傳送進入嘉蒂斯的潛意識,在那裡他提前創造出一個銀河系範圍的幻覺,揭露嘉蒂斯摧毀整個宇宙的意圖,被她的真實意圖給震驚,嘉蒂斯的信徒們拋棄了她,分散了宇宙意志。當沃洛克轉移她的注意時,薩諾斯趁機吸收嘉蒂斯進入靈魂寶石,接著亞當也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體。




「法師」的復活
隨著宇宙進入了脆弱的狀態,亞當與其餘團隊成員尋求一種方法來拯救他們的宇宙,當異人族引爆了被稱為T-Bomb的裝置時,它在宇宙中造成了一個巨大、不斷膨脹的時空裂縫,被稱之為斷層 (the Fault) ,如果無法阻止它,斷層最終將吞噬所有現實。亞當利用他所有力量成功阻止了斷層的蔓延,但有著一個代價,為了阻止裂縫擴大,亞當重疊了時間流,以未使用的未來來保障現存的未來,所有人不了解的是,他所使用的未來是他過去他極力避免成為馬庫斯的那一個,當他這麼做時,這個行為削弱了自己,並使得他內在的黑暗面吞噬自身,將他轉變為他一直試圖避免的馬庫斯。

在征服者康 (Kang the Conqueror) 的徵募下,銀河守護者的一些成員被傳送到了轉變開始前的時間點,康給了星爵一個宇宙魔方來協助他的任務,星爵試圖勸說亞當與他的黑暗面戰鬥,但是亞當辦不到,再一次轉變為邪惡的馬庫斯。在經歷一場戰鬥以及數名團隊成員的死亡後,星爵足以利用魔方暫時把馬庫斯變回亞當,亞當告訴他必須在馬庫斯回來前殺死他,為了宇宙的安全,星爵做了他應該做的,親手殺死了亞當。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現實中,馬庫斯依舊處於剛轉變後的虛弱狀態,他籌劃了自己的死亡來保持隱密,接著揭露馬庫斯實際上已經重生,藉由殺死死亡的代理人,準備迎接萬千邊角者 (Many-Angled Ones) 的到來以侵略宇宙,但是,由於銀河守護者揭開了他的陰謀,釋放了薩諾斯。當來自癌變宇宙 (Cancerverse) 的生命代理人──該世界的驚奇隊長──到來時,馬庫斯承認了失敗,不悅的驚奇隊長輕易地殺死了他。




無限啟示
當薩諾斯逗留在死亡領域,於無限之泉進行冥想時,死亡告訴他,他與另一人正存在於生命和死亡的拉扯之間,交付他任務護送這個靈魂出她的領域,當他回到船上,這個靈魂恢復了它的身體,揭露其真身是亞當·沃洛克,他由於剛復活,耗盡了能量來修復自己的身體。當薩諾斯試圖解釋有一股怪異的宇宙力量似乎正在拉扯他,亞當也感受到了這股吸引,並且想要確保薩諾斯的意圖並非惡意,兩人在目的地遭遇了Annihilators團隊,在傳送走角鬥士 (Gladiator) ,並擊敗Ikon、Beta Ray Bill、Ronan、類星體 (Quasar) 和銀色衝浪手,之後,兩人探索了行星表面下方廢墟中的寶藏,過程中他們遇見了自己於平行宇宙的副本。

這個神器是由來自未知的更高維度,甚至高過生命法庭的存在所創造的,而這兩個宇宙是根據薩諾斯和沃洛克各自潛意識中對於現實的感知所重塑的,薩諾斯殘存的化身不得不摧毀這版本的沃洛克,而作為交換,沃洛克殘存的化身不得不摧毀這版本的薩諾斯。在兩條時間線再度恢復正常後,它們被合併為一體,留下已吸收整個宇宙到自己體內、變得更加強大的沃洛克。由於他也吸收了自己宇宙的一部分生命法庭,甦醒的沃洛克得以在薩諾斯的陪同下,與Above-All-Others進行一場面談,說服祂與他們達成協議,作為條件亞當成為了這宇宙新的生命法庭,修復宇宙到它原本的模樣。在親手造就他的宇宙的死亡與重生,以及伴隨著多元宇宙的重建,原本的亞當·沃洛克在薩諾斯的要求下被再次帶回生命。


參考:
Offi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A-Z #13 (2010)

4 則留言:

  1. 無限啟示是在新祕密戰爭之後重建多元宇宙的故事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雖然我也很困惑Infinity Relativity故事的時間點,但看起來接續Annihilus再次侵略Earth-616的這條故事線,時間點在Secret Wars之前。

      刪除
    2. 請問無限啟示第二段提到的神器為何物?是由TOAA所造?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