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

Marvel美漫世界觀裡的強者(三)


第二部分、多元宇宙威脅
Part II: Multiversal Threat
力量層級:天神 (The Celestials)

註:天神是一支古老的宇宙種族,接近宇宙之初便已存在,在多元宇宙間散播生命和死亡。祂們每隔千年來探訪地球,是在地球上創造出永恆族 (Eternals) 和異變人 (Deviants) 這兩支種族,散播變種人基因的主導者。天神通過消耗一整個星系的能量出生,可以憑意念移動星球、創造口袋宇宙、破壞被認為堅不可摧的物體,例如Asgardian Destroyer Armour;也有能力摧毀整個宇宙。天神能夠在任何時刻與來自每一個現實和時間線的存在溝通,包括過去、現在和未來。Reed Richards推論天神的能量來自於超空間 (Hyperspace) 本身──Marvel宇宙所有能量的來源。祂們近乎無懈可擊,天父們(Odin、Zeus和Vishnu)曾經試圖結合他們的力量向一名天神發起攻擊,卻未能傷害祂分毫。


下邊列出的角色力量多半具有極其強大的操縱或摧毀現實的能力,能夠突破單一宇宙的範疇,進而影響到Marvel多元宇宙世界觀,擁有與天神媲美或以上的能力。

一、現實修改者 (Reality Warpers)


現實扭曲是指改變現實的能力,一般來說,它作為能力表現在重塑物質和能量,將一個人的想法或欲望化作現實,彎曲時間和空間來跨越時間旅行,彎曲、扭轉或甚至重寫物理法則,以及摧毀幾乎任何事物的能力,通常被認為是一種終極的超能力。下面列出的是一些足以在宇宙尺度下扭曲現實的現實修改者。


Franklin Richards

神奇先生Reed和隱形女Susan Richards之子。Franklin具有廣泛的心靈力量,屬於Omega級別變種人。他的能力是如此巨大,被描述為同等於天神,足以創造替代現實的口袋宇宙。當Franklin達到自身全部力量的自覺使用時,他將具有心靈感應、巨大的心靈促動、極其強大的能量投射,以及重新排列物質分子結構的能力,甚至達到宇宙規模。Franklin Richards在自身腦海中強加一道精神障礙,以防止他在仍然是小孩時使用大部分的心靈潛力,這些障礙的力量有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消失。心理障礙並沒有限制Franklin使用他的預知能力,這體現在他的夢境中,允許他預見未來事件。雖然存在著無數可能的未來,Franklin預見到的是最可能發生的未來路徑,因此他的預測通常會實現。Franklin還發展出將自己置於恍惚狀態,同時保持充分意識的能力。當他處於這種恍惚狀態時,他可以將自己無形、幽靈般的影像投射到另一個位置,通過它看見和聽見那個地方發生的事。Franklin宣稱的這些夢境,並不是真正的夢,而是投射出被稱為「夢自我」的環境自覺意識。Onslaught來襲期間,Franklin曾將死去的復仇者、驚奇四超人等英雄送往自己創造的口袋宇宙Counter-Earth,在新的現實裡重生;他也曾經和妹妹Valeria合力復活吞星。成年後的Franklin,使吞星成為了自己的使者,並且被形容為全能宇宙的大敵。

年幼的Franklin創造口袋宇宙。

為了逃避雙親死亡的事實,利用類人體投影出虛假的所有現實的核心 (Nexus of All Realities) ,
憑空創造出無數個現實。

成年富蘭克林同時對抗三名來自Earth-4280的瘋狂天神。




Jamie Braddock

英國隊長 (Captain Britain) 和靈蝶 (Psylocke) 的哥哥。他擁有在量子水平感知和與現實互動的能力,量子現實操縱的能力使Jamie眼中的世界是由無形的量子弦組成,摻雜著不同程度的鬆緊和混亂,他可以拉動它們來轉換現實,重塑人們成為他人、動物或怪誕的漫畫,使他們縮小或放大、重新定向能量或竄改記憶。他也可以從其他現實觀察目標,甚至賦予他人力量。起初,他只能操縱密集的形式(無形物有某種程度抵抗力),需要接近到足以觸碰組成該事物的「宇宙絲線」,如果他的注意力被破壞,物品或人的改變會自動恢復正常。他的理智和力量水平之間可能存在相關性,自從他從昏迷中度過一段時間,兩者皆顯著增加。憑著單純的意志行為,如今他可以產生廣泛而複雜的幻想,重新定位他人的傳送和開啟跨維度入口。他曾經把現實「靜音」來無效化炫音的能力,甚至把滿天星辰變成雪球以切斷法官的力量源頭。他可以復活死者,並且通過拉緊他們的量子弦,賦予他人免疫現實修改和精神攻擊的外界影響;然而,Jamie仍然能夠任意影響他們,或許是因為他知道哪些絲線可以被拉扯。他創造了狂怒者 (The Fury,由另一位修改現實者Mad Jim Jaspers所創造的終極生物) 的拷貝品,也可能複製了其他對象。Jamie似乎在很大程度上不受物理傷害影響,即使是穿透他的大洞,導致的傷害也會迅速消失。

Jamie操縱另一個維度,包括星星、月亮、甚至那個現實的自己。

Jamie通過漫畫書操縱Nth Man所在的Earth-8908,並將它隨手丟棄,
聲稱要創造屬於自己的現實。

輕易地駭入白熱室 (White Hot Room) ──多元宇宙所有現實的核心。




David Haller

代號:大群 (Legion) ,X教授的兒子,Omega級別的強大變種人,患有解離性人格障礙,能藉由心靈異能或殺害對方來吞噬人格。Legion吸收和創造的每個人格都具有不同的變種能力,通過Dr. Nemesis發明的特殊頭盔或腕帶式設備,Legion可以選擇特定人格的力量加以展現,這些設備理論上保持了主人格對於心靈和身體永久的支配權。在精神完整的狀態下,他能在不同人格的異能之間自由切換,甚至同時調用多種能力,迄今已有上千個人格。Legion目前展現的能力包含心靈感應、念力、飛行、超級速度、超級力量、靈魂吸收、變形、自我複製、痛苦控制、火焰操控、聲波衝擊、放電、X視線、情感操縱、時間操縱、空間操縱、概率操縱、瞬移、分子操縱、射線操縱、金屬操縱、傳送、能力否定、全知……等等。巔峰時期,Legion的大腦內擁有200位Omega級別的變種人人格;其中,人格X能夠將整個宇宙裝進盒子裡,她偽裝成Moira MacTaggert,透過扭曲現實創造出X時代 (Earth-11326) ,在那裡變種人接近滅絕,Legion則成為了英雄。The Legion人格則自稱是David真正的自我,被秘客稱呼為變種人之神,他曾消除舊神,通過時間旅行創造出天啟時代。

Lilandra解釋作為Legion干涉過去的結果,導致M'kraan水晶變得憤怒,
並威脅所有現實的結構。

Legion將宇宙捧在手中,重塑整個Earth-11326。

The Legion消除數名limbo領域裡的舊神。





Kelly Kooliq

十五年前,在佛羅里達大沼澤地,一對年輕夫妻成為飛機失事的唯一倖存者,他們在那裡躺下並辦了事。他們不知道的是,大沼澤地是所有現實的核心,作為結果,生下了Kelly。Kelly被描述為行走的現實核心。她可以取出替代現實或是這個現實的其他地方的零碎片段來修改現實。通過這個手段,她可以召喚任何人或事物,改變他人成為其他事物,並且基本上以她想要的方式重建她周遭的世界。然而,她無法無中生有地創造物質或能量;她只能從其他地方抽取東西。例如,她無法創造一個烏托邦,因為它不存在於這個宇宙中的任何地方或任何其他宇宙之中。當Intelligencia揭露了Kelly的起源,Rick Jones告訴Kelly利用這些知識做任何她想做的事,她聲稱自己想死,但是害怕自殺。隨後,Rick Jones建議她到一個她從未獲得力量的現實,Kelly照做了。她操弄了時間使自己從未獲得力量,恢復為一個正常的孩子,然而,她的妹妹Donna顯然獲得了Kelly的所有力量。

Kelly誕生於所有現實的核心,使她成為會行走的現實核心。

Kelly在情緒激動下撕裂整個現實。聲稱自己無法創造烏托邦,
因為她無法無中生有。她已看過了多元宇宙的每一個未來,
知曉人類的所有結局,使她成為宇宙中唯一不相信存在快樂結局的孩子。




二、人型魔方 (Sentient Cosmic Cubes)


宇宙魔方是一個立方體形的矩陣,持有龐大的能量順應眾生的意願。眾生可以用它將自己的思想化為現實,達成任何他想要的事。眾生也可以通過特殊的力場開啟另一個維度的裂口,收集從裂口流出的力量創造宇宙魔方。由於眾生思想對於宇宙魔方的影響,最終它將演變和發展出自己的意識,目前擁有自我意識的魔方包括世界整形者 (Shape of Worlds) 、Kubik和Kosmos,這些人型的立方們擁有宇宙級別的力量,但是不及生命法庭 (Living Tribunal) 、永恆 (Eternity) 或天神,被認為是屬於較低階的全能者。



Kubik

Kubik終極的創造者是被稱為超越神族 (the Beyonders) 的神祕的外維度存在。超越神族研究了地球維度上的生命發展,作為其中一個實驗,他們利用某種特殊的力場創造一條內維度通道,使巨大的能量進入地球維度,將這股能量困入力場矩陣,形成一個完美的立方體,在地球上被稱呼為宇宙魔方。宇宙魔方可以依照掌控者的願望改變現實,然而魔方也是一個處於萌芽階段的生命體,在接觸他人的精神和肉體後,最終將發展出自身意識,成為擁有獨立意志和行為的成熟生命體,Kubik即是其中一枚魔方。原本宇宙魔方的力量基本上是無限的,有能力扭曲時空規律,由於同樣是宇宙魔方,推測Kubik擁有的神力與整形者和Kosmos同等。Kubik的力量至少有能力透過口袋維度裡的物質,創造出地球(以及人類)和太陽的的複製品,他也有能力傳送數千顆星體到口袋維度,成長巨大到足以用手掌握住超越者 (Beyonder) 的宇宙。

Kubik擊敗超越者,並且將他的宇宙捧在掌心。

指出自己與Super Adaptoid (拷貝了Kubik的力量) 的戰爭,
將會撕碎無限個維度和鄰近宇宙。




Kosmos

Kosmos是超越者和分子人──被描述為由超越神族創造,宇宙魔方中具備知覺的部分──融合之後的結果,他們兩人最終被重塑為一枚魔方,演變成被稱為Kosmos的存在。因為未揭露的原因,Kosmos持續進化(或退化),化身名為創造者 (Maker) 的人型女子,被削弱的能力加上增強的感知導致她發瘋,屠殺了64000名Shi'ar殖民地移民,最終被送入Kyln監獄,她的肉體則在Annihilation Wave襲擊監獄時遭到摧毀。Kosmos鮮少使用她的力量,因此仍未展現過她真正的程度和極限,不過,一般來說,可以假定她擁有人型立方所有標準的力量,像是Kubik或世界整形者所行使的。然而,在創造者的形態下,她的力量因為肉身而受到限制。

薩諾斯指出在精神完整狀態下,Maker可以憑念頭縮放宇宙。




世界整形者 (Shaper of Worlds)

世界整形者起源於一枚遠在人類開始發展前,由斯庫魯帝國開發的宇宙魔方。斯庫魯皇帝想利用魔方來鞏固他作為神王的統治,然而,由於皇帝內心充滿野心與好鬥的本質,魔方最終發展出知覺,成為整形者。為了報復皇帝的行徑,整形者消滅了三分之二的仙女座星系,留下斯庫魯帝國長達千百年的廢墟,並且轉變自己的形體成為半斯庫魯族人半機器人的存在。他有能力重建有限的口袋現實,以及改變人和物體的分子結構,也可以進行星際和跨維度的傳送以及感知情感。整形者擁有無法估量的智能,但由於缺乏想像力,必須仰賴其他眾生的心靈來作為他轉換世界的樣板。

整形者集合Four Muses的心智,創造出中世紀般的幻想世界Eurth。





三、四大舊神 (Elder Gods)


舊神是地球最早成形的第一批神祇,在經歷昏天黑地的噬神者戰爭,餘下的四位分別是:蓋亞 (Gaea) ,大地之母;賽特 (Set) ,蛇之海的帝王;歐希特 (Oshtur) ,黎明的光明女士;桑恩 (Chthon) ,掌握黑暗者;祂們創造出了Cornerstones of Creation,代表宇宙間的四大元素,維繫起整個Marvel多元宇宙的魔法基本結構。




維山帝 (Vishanti)

當造物主在地球播種它的能量,歐希特是發源於地球的其中一員如今被稱為舊神的存在,被尊稱為黎明的光明女士,她與霍格斯 (Hoggoth) 、阿迦莫多 (Agamotto) 組成了永存的維山帝,守護宇宙遠離邪惡。維山帝是由歐希特、霍格斯和阿迦莫多組成的三位一體神祇,被認為是至高的神秘存在,舒馬·哥拉斯 (Shuma-Gorath) 永恆的敵人,每位成員都擁有自身巨大的權力。歐希特作為舊神的一員,凌駕於地球上其他神祇,足以與哥哥桑恩相媲美,她創造出了星界 (astral plane) ──以居住者的精神形塑的抽象維度,許多巫師經常尋求她的幫助,聲稱她無所不能;霍格斯是一個古老神祕種族的最後倖存者,其名字似乎可連結到古神 (The Old Ones);阿迦莫多是女神歐希特的兒子,從她的一滴眼淚裡誕生,他擁有龐大的神秘力量,能夠對抗多瑪暮的威脅,與宇宙級存在吞星僵持;他也是眾多魔法物件的創造者,如阿迦莫多之眼和阿迦莫多之球;他同時也授予他的權力給至尊法師Minorus和Witchfire。儘管維山帝的全力仍是未知數,但是據稱祂強大於大多數的宇宙級存在。維山帝是多元宇宙中最偉大的三位一體的神秘實體,即使他們個別都未擁有明顯的多元宇宙性質;祂足以支持眾多的至尊巫師和女巫們,防止神秘的威脅進入現實和地球生命。奇異博士、上古尊者與其他過去的至尊法師都經常仰賴祂的魔法來完成各種偉業。

七域戰爭期間,維山帝深知自己與Slorioth的直接衝突,將導致整個維度消失,
被這兩股釋放的巨大宇宙力量蹂躪,因此召喚生命法庭進行裁決。

奇異博士相信維山帝無論分離或齊聚,都接近無所不能,是所有人類望塵莫及的。




蓋亞 (Gaea)

又被尊稱為〝大地之母〞、〝自然之母〞和〝偉大的母親〞,蓋亞是早在任何其他生命出現以前,最早在地球成形的舊神之一。在舊神之中,她與她的兄弟桑恩居住在地球的陸地(相對於海洋或天空),或許影響了板塊的形成。除了蓋亞,舊神們皆墮落為惡魔,成為寄生蟲一般的存在,需要餵食他人的生命精華來生存,由於人類尚未誕生,舊神開始捕食彼此。擔心惡魔之間的戰鬥將摧毀地球上新發展的生命,蓋亞呼喚造物主,生下第一位新一代的神祇亞圖姆,屠殺了幾乎所有殘餘的舊神,蓋亞是唯一被允許遺留下來的舊神,並將自己神一般的生命精華注入地球上所有生命。由於所有存在皆分享了她一部分生命,蓋亞可以從所有地球上的生命抽取精神能源,指揮地球的自然力,例如風暴和火山活動。她被認為有著巨大的力量治療受傷的生物和使生物生長。如果知曉如何召喚她,巫師們也能夠透過蓋亞借用神秘力量。蓋亞是地球上生命、生長、收穫與新生的精神體現,儘管有著人形,她一般以挑選的人類姿態顯現,已有暗示她總是以地球上任何種族崇拜她的形象現身。在混沌戰爭的故事線中,揭露蓋亞是最初從混沌中成形的存在,生下所有神祇,她是真正的創造之源,所有神祇可做和已做之事的力量源頭,黑暗與混沌的體現──混沌之王──最古老的敵人。

蓋亞是從宇宙誕生前的混沌竄出的第一個存在。

被稱為綠騎士和紅王的兩個神祕實體,亦是蓋亞的兩個面向。
前者代表生命和新生,後者代表腐朽和熵。

蓋亞向海格力斯解釋自己是所有萬神殿眾神的母親和力量源頭。





桑恩 (Chthon)

又被稱為〝惡魔中的惡魔〞和〝偉大的陰影〞,他被認為是早於猶太基督信仰的原初惡魔,無形無名,但人的大腦無法囊括無形,懼怕以無名活著,遂投影出偉大陰影的形體,賦予無名之物名諱,並稱其桑恩。某些人說這個存在是邪惡的體現,但事實上,邪惡這字眼太過渺小。桑恩是創造的軟肋,神的腳步後方覬覦的陰影,但是這些概念亦不足描繪它的本質。永恆將其比喻為宇宙的毒瘤,如果無法阻止他,所有的現實將會在眨眼間倒塌。桑恩是舊神之一,由造物主在數十億年前創造。他是地球最早的黑魔法大師,致力於追求那些不該存在之事物的知識,如同多數舊神,墮落為惡魔。當亞圖姆開始殺害墮落的舊神,桑恩在無法被摧毀的羊皮紙上刻下他所有的黑暗知識,後來被稱為黑之章 (Darkhold) ,接著編織一個咒語,允許他逃到一個新的維度,留下黑之章,作為他重返地球的基石。桑恩擁有無法估量的魔力,在他創造的維度裡,他可以控制現實的每個面向。在地球上,他透過被稱為他者 (the Other) 的元素宿主、有時附身凡人來行使權力,但沒有任何代理人能夠完全容納他的黑暗本質。桑恩也擁有能力授權給予巫師力量,但是施法者必須付出靈魂作為代償。除此之外,桑恩無法自由移動,被囚困在自身的領域,因為他需要一個巨大的神祕裂口來傳遞舊神巨大的神祕力量。桑恩的真實型態是元素能量,無法被物理描述。他創造出了閃爍領域 (Flickering Realm) ,這裡的景觀不斷變化,石頭可能流血,冰雪可能燃燒,唯一不變的就是危險。

桑恩的嚎叫,迴盪在他創造的Flickering Realm及上百個維度。

桑恩利用Chaos Cascade,以自己的形象重寫現實。

永恆將桑恩比喻為吞噬他的癌症。




賽特 (Set)  

又被稱為〝偉大的毀滅者〞和〝蛇神〞,賽特的忠實追隨者以七個不同的名諱稱呼祂,每一個名諱皆可連結到神話裡的蛇或龍,如希臘神話的蛇神俄菲翁、希伯來聖經的利維坦海怪、啟示錄的末日巨龍等,極有可能賽特的頭曾現身於幾乎每一個文化裡流傳的蛇的故事。這七個名字亦可與特定的七宗罪連結,代表著賽特的七個頭顱。賽特是舊神之一,在世界剛成形時,由造物主播種的能量所創造。儘管已極其強大,賽特生下Sligguth和Damballah等後裔來擴展他對地球的控制。渴望更大的力量,賽特吞噬了另一位神靈Hyppus,吸收其生命能量,成為地球上最早的殺人者,也同時讓他由神墮落成惡魔;其他舊神紛紛效法賽特的策略,導致一場巨大的屠殺。冀望停止這一切,蓋亞生下亞圖姆,化身為嗜神者驅逐或屠殺大多數的舊神,賽特及其後裔被迫離開地球,創造出名為蛇之海 (Serpent's Sea) 的外維度領域。賽特是現存最強大的惡魔之一,對地球的訪問通常受到限制,發送力量給召喚其名諱的法師,同時亦透過眾多為他建造的道具,例如蛇冠、黃金蛇和如今已喪失力量的眼鏡蛇冠。透過這些幫助,他可能奴役整個國家、甚至世界,賦予巨大的心靈力量等。在許多不同的替代現實裡都存在著不同蛇冠,它們都與賽特有著神祕的連結,透露出他有能力在多元宇宙層面上影響事物。他的真實形體是虛無飄渺的,並且採取巨蛇的姿態來與物理世界互動。目前尚未確定賽特是否能被任何手段永久摧毀。一些來源指出賽特在多元宇宙是獨一無二的,但有其他來源表明,在眾多替代現實裡存在其替代版本。

賽特是多元宇宙實體,他的身體纏繞在多個世界之間。

在多元宇宙的眾多現實裡至少存在777個不同的蛇冠。

賽特本身是一個宇宙,允許眾人從賽特的嘴巴進入到他的口袋維度。

賽特吞噬Earth-915的鳳凰。





四、外維度神靈/惡魔 (Extra-Dimensional Demons/Deities)


Marvel宇宙中存在一些外維度的神祕實體,居住在自己的領域,共享著神或惡魔的特徵,通常會授予力量給召喚他們的人們。這些存在包括大公 (principalities) 和一些外維度惡魔,當中有幾位是七域戰爭 (War of the Seven Spheres) 的參與者。註:七域戰爭是魔法位面的全能者之間命中注定長達數千年的週期性衝突,這場戰爭中,神靈之間諸多古老的契約和安排皆被廢止,宇宙的魔法定律將會依照戰爭的結果被修正和規避。

註:圖為Devil's Advocate,位於Infinite Embassy內部惡魔商議要事的中立領域。
環繞在撒旦王座旁的除了Marduk Kurios、Blackheart、Mephisto等幾位地獄領主,
也包括Shuma-Gorath、Cyttorak、Adversary、Asteroth這幾位強大的外維度惡魔。



阿迦莫多 (Agamotto)

根據傳說,阿迦莫多在大約公元前25,000年從舊神歐希特的一滴眼淚中誕生。歐希特將這位好奇心旺盛的兒子撫養長大,但在他成長為青少年時離開了他,以讓他找尋自己生命的目標。千年來,阿迦莫多利用他所發現的三隻眼睛教導和守護早期的人類,並在他成年時加入了歐希特和霍格斯,成為神秘的三位一體維山帝。阿迦莫多是一位極其強大的神祕實體,他是自我 (ego) 、生態 (eco) 和外部 (exo) 魔法的大師。他可以比光更快地旅行或穿越空間和維度瞬移,在原子水平操縱物質,操縱時間以及跨越維度發送神秘力量來幫助那些被認為有價值的人。阿迦莫多通常通過一種看起來像是水煙的裝置引導他的魔法。阿迦莫多通常居住在他所創造位於阿迦莫多之球內部的領域,在那裡物理定律不一定適用。阿迦莫多經常從訪客的潛意識中抽取記憶來影響他自身和其領域的外觀。他可以從他的領域觀察來自多元宇宙的事件,顯然同時理解無限數量的事件。尚不曉得阿迦莫多在他的領域中所表現出的不穩定行為是否反映他對人性的挫敗感,或者他單純在測試他人的技巧和決心。阿迦莫多是維山帝之書(又名光之書)的主要作者,它收集了他所有的魔法知識,他也是眾多護符例如莫比烏斯石 (Moebius Stone) 、阿迦莫多神諭 (Oracle of Agamotto) 和三隻阿迦莫多之眼的創造者。

奇異博士稱呼阿迦莫多是多元宇宙最強大的住民之一。

當阿迦莫多被踢出維山帝,儘管被剝奪大部分力量,依然足以撕裂整個616維度。




賽托拉克 (Cyttorak)

賽托拉克是一個擁有無盡魔法力量的神秘實體,存在介於神和惡魔之間,在地球上接受崇拜,直到不明的情況下被驅逐至深紅宇宙 (Crimson Cosmos) 。通過施予魔法的寶石,他提供了巨大的力量給地球上的代理人紅坦克,同時也提供給奇異博士堅不可摧的深紅緞帶,作為盾牌或者制伏敵人;強大的惡魔例如多瑪暮和佐姆 (Zom) 也曾經召喚過他的力量。維山帝在某個時間點曾展現他們對於賽托拉克的擔憂,建議奇異博士不要介入任何與其相關的造物。七域戰爭期間,賽托拉克是其中一名因為奇異博士召喚他的力量而現身的魔法實體,尋求在戰爭期間為其效命,奇異博士卻召喚解放咒語,拒絕服侍任何一位魔法實體,作為結果,因此喪失了調用這些神明力量的能力。

賽托拉克聲稱深紅宇宙就是自己本身。

七域戰爭期間,賽托拉克與其他魔法實體爭奪奇異博士,揚言如果必要將摧毀他們所有人。

D’Spayre通過紅坦克搶奪賽托拉克的能量,藉以操控宇宙的基本結構。




艾坎 (Ikonn)

大約一千年前,艾坎和其他七個神祕實體為了他們當中誰是最強大的而爭執不休。他們組成了Wager of the Octessence。艾坎和其他人各自創造了一個圖騰,其中包含他們一小部分的力量,藏在世界各地的寺廟中。第一個觸碰到圖騰的人將被轉變為這股力量的活生生的化身。艾坎的象牙神像被埋藏在艾坎神廟中,位於現今肯亞相對應的位置。艾坎被稱為幻象之王 (Lord if Illusions) ,他的主要力量是創造和摧毀幻象。艾坎可以通過插入自身物質的一小部分來控制他人。他可以輕易地飛行或懸浮。他在地球位面停留的時間越長,他對物質和現實的控制就越強大,對於時間連續性的破壞也越為接近。如同其他眾多無所不能的存在,艾坎參與了七域戰爭,這是一場魔法實體之間長達五千年的週期性衝突。

Clea指出艾坎一旦踏入地球位面,將會威脅現實的基本結構。

艾坎一旦統治世界,幻象將成為事實,而地球的現實將會崩潰進入外維度的混亂之中。

七域戰爭期間,艾坎出面招募奇異博士。




瓦圖姆 (Watoomb)

千年前,瓦圖姆是一名與那些難以置信地重要的神秘實體打交道的強大魔法師,他與其他Octessence──魔法位面的全能者,曾經對於當中誰最強大而爭執不下。當他從神祕事務退休,期望選出能手繼承他驚人的法杖,因此將法杖一分為二,轉交給Cyrus Black和奇異博士,兩人的對決最終由後者勝出,繼承瓦圖姆之杖 (Wand of Watoomb) 。瓦圖姆之杖能夠授予所有者無所不能的力量,主要用以增強、收集和產生魔法能量,讓使用者獲取知識,理解存在位面的本質,結合其他強大的物件,甚至可以重塑宇宙的現實。瓦圖姆對魔法力量的的巨大知識和力量可以與惡魔和神靈相媲美。他的颶風曾被多位巫師召喚。他的部分魔法知識被記錄在瓦圖姆卷軸 (Scrolls of Watoomb) 中。如同其他強大的神祕實體,瓦圖姆參與了七域戰爭,魔法實體之間長達五千年的週期性衝突。

當釋放瓦圖姆之杖的完整力量,足以將地球和死亡維度合併為一個新世界。

瓦圖姆招募奇異博士作為他七域戰爭的戰士,但遭到拒絕。




法爾廷 (The Faltine)

法爾廷既是一個非常古老且稠密的宇宙的名字,也是其原生種族的名字,儘管他們也被稱作法爾廷人 (Faltinians) 。法爾廷當中沒有任何物質,只有各種形式的能量。法爾廷是純粹能量構成的生物,他們的整個生命、文明和追求都是基於能量的等級和種類來區分。對他們而言,這些差異就如同鉛和黃金對人類的差異同樣重要。法爾廷通過裂殖生殖的方式播種下一代:有點像地球的變形蟲。每個法爾廷人的目標都是收集更多、更上等的能量組合。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一個法爾廷父母或祖先會生下忠誠於他的後裔或親屬。自然地,每個法爾廷的目標都是增加氏族的規模,這導致了複雜的家庭關係和無休止的爭鬥。以法爾廷的標準,物質作為一種「死去」的能量形式被視為是特別骯髒和令人厭惡的東西,如同地球上的糞便或腐敗物質。最著名的法爾廷為多瑪暮和奧瑪,他們因為渴望物質和殺死他們的祖先而被驅逐出原生宇宙。為人所知的是,法爾廷可以借出力量給召喚他們的那些較低維度的法師。據推測,上述的這些法師所用的咒語允許法爾廷以有利於他們目的的方式汲取或重新排列能量,作為回報,他們賦予咒語使用者有限且受控的汲取他們本身大量供應的通用能量。

Clea指出法爾廷是整個多元宇宙最強大的種族之一。

法爾廷作為七域戰爭的參與者現身,與其他神祕實體爭奪奇異博士。




舒馬·哥拉斯 (Shuma-Gorath)

又被稱為混亂領主,舒馬·哥拉斯是典型的三級惡魔,原生於外維度領域。他是古神的一員,在數十億年前曾造訪地球,統治與大啖人類祖先。他曾透漏自己是數百個維度的統治者,聲稱在時間和萬物之前,他已在那裡等待,吞食著宇宙中尖叫的靈魂,吸吮著死去星辰的酸奶,他是所有理解之外的空虛。在他的原生維度,舒馬·哥拉斯是幾乎無所不能的。在其他較小、或不屬於他的領域裡,他的力量則被削弱;儘管如此,依舊足以讓墨菲斯托和撒旦尼什這些強大的惡魔在其面前像隻寺院裡的耗子。當他被召喚時,僅有實質上微薄的一部分在其召喚的維度獲得立足點,需要花費時間令其本體從原生維度跨越領域進入,這解釋了在地球上與其戰鬥時,其實是他多麼小的一部分。儘管只有其真實力量的極小一部分被召喚,舒馬·哥拉斯仍舊能夠壓倒眾人,需要花費巨大的努力驅逐或破壞他。他可以自行產生魔力,亦從他人抽取能量和魔力。舒馬·哥拉斯可以在星球的尺度下釋放毀滅性的衝擊和操縱魔法能量,以心靈感應溝通和控制他人,甚至跨越維度。舒馬的物理特徵有著巨大的差異性,他的真實型態是未知的;通常採用多觸手、橡膠似的武裝型態,有時達山脈般的尺寸。儘管舒馬可以被強大的攻擊傷害,他最終總會從看似毀滅中重塑,或許要永久摧毀他是不可能的。

舒馬·哥拉斯聲稱自己是數百個維度的統治者。

Belasco擔心奇異博士和舒馬·哥拉斯的戰鬥將會崩塌所有冥界領域。

抽象存在(天神、吞星、開端之神)與來自癌宇宙的萬千邊角者 (Many-Angled Ones) 的戰爭。




魔鬼 (Adversary)

魔鬼是一個古老的神祕存在,本質或許是惡魔,他尋求摧毀現存的宇宙,並創造一個新的來取代它。魔鬼總是利用欺騙和詭計來達成他的目標,因此,夏安族的印地安人亦指他是偉大的搗蛋鬼 (Trickster) 。他的原生維度充滿著混亂,這是他所喜好的,並尋求散佈到地球維度,毫無來由地顛覆秩序。魔鬼把自己看作賭徒,為了純粹的享樂而操弄宇宙命運。魔鬼曾經將自己比擬為一名紡織者,不滿意自己織出的整個圖案,他不在乎每一條命運絲線,尋求一次又一次地重新編織,直到滿意為止。因此,魔鬼企圖摧毀和重造宇宙,毫不關心過程中死去的億萬生命。夏安族人相信萬物皆由能量組成;魔鬼打算通過徹底消耗所有能量來摧毀宇宙。魔鬼的全力是未知數;因此,尚不清楚他是否真的能夠獨自創造一個宇宙。亦不清楚魔鬼是否年長於現存宇宙,因此,未透漏他是否曾參與摧毀上一個宇宙和創造當前宇宙。在他的真實形態下,魔鬼並不是由物質組成,因此他只能透過魔法來對抗,無法被大多數物理力量影響,唯一例外是冷鐵,鋼和亞德曼金屬兩者皆能對其造成傷害。

魔鬼聲稱自己是羅馬 (Roma) 女神──已知所有維度的監護者──的對立面。

魔鬼和羅馬的戰鬥之激烈,撕裂了天堂本身。




亞斯塔錄 (Asteroth)

為了擺脫馬面雷神和他殘餘的Korbinites同胞,星塵打開了通往宇宙地獄維度的入口,希望將他們驅逐到那裡,反之,卻因此釋放出有著巨大力量的惡魔,允許她進入宇宙肆虐。亞斯塔錄是一名外維度惡魔,聲稱從創造的混亂中誕生,成為宇宙的血與淚。亞斯塔錄計劃吞噬宇宙中的一切秩序,藉由允許混亂壓倒一切來依自己喜好重塑宇宙。當吞噬完一切,她將接著前往下一個宇宙,一個接一個,最終奪取所有宇宙、多元宇宙和超大宇宙。對於亞斯塔錄的完整力量所知甚少,但很明顯,她在被驅逐到宇宙地獄之前曾是最強大的宇宙級存在之一。她以星球的能量為食,幾乎堅不可摧,或許有無限的物理力量。她展現出了操縱黑洞重力的能力,可以用蝙蝠般的翅膀飛行,在沒有食物、空氣或水之下無限期地承受嚴苛的太空環境。然而,當她的身體被摧毀時,她被迫採取Omega Ray的形體,她的力量因此被削弱到與馬面雷神相同的水平。

亞斯塔錄尋求吞噬星球、太陽系、銀河系、接著是整個宇宙。

當吸收Earth-616,亞斯塔錄聲稱將奪取所有宇宙、多元宇宙和超大宇宙。




朗 (Llan)

對於巫師朗的所知甚少,他是一個邪惡的存在,被描述為既非神,也非惡魔,而是遠比這些更壞的事物。大約每隔10,000年,只有當九大行星排成一列,他才能在地球維度顯現。統領著來自歪曲領域 (Twisted Realms) 的外維度黑暗大軍,朗渴望造成地球上的瘋狂和絕望,卻被自己和任何服侍善良勢力的神秘冠軍之間的戰鬥規則束縛著。大約於西元前18,000年,朗利用從人類崇拜者獲得的力量進入地球維度,破壞了規定促成他的敗北。然而,當朗仍活耀時,他在摧毀亞特蘭蒂斯的大災變中扮演了未知的角色,或許與Dweller in Darkness、Darkholders、異變人或當時其他主要威脅合流。大約於西元前8,000年,朗以龍的型態歸來,期望經由夜之門 (Gateway of Night) 釋放他的軍團,那個時代的聖符 (Talisman) ——月之部落的Nahita——誘使他進入一尊神像,使他被困在束縛咒語當中,直到下一個萬年的循環。朗擁有幾乎無限的魔法力量和知識,允許他改變外型和尺寸、使身體無形化、控制無生命體、維度傳送、跨越時間旅行、投射毀滅性的魔力波、幻覺鑄造、讀心以及展現其他功績。他只被束縛像他這類存在的規則所限制,准許他大約每隔10,000年進入地球維度,並禁止他主動攻擊地球,除非由聖符率先向他發起攻擊。朗曾聲稱一旦聖符死亡,將使他的力量從永恆或其他相似實體的約束中解放。

朗統領著來自一千個位面的惡魔大軍。

朗聲稱一旦戰鬥規則被廢止,他將不再畏懼永恆和其他宇宙法則制定者的約束。




佐姆 (Zom)

名為佐姆的神秘生物居住在一個地球一般居民未知的維度上。根據佐姆自己的描述,他被創造來摧毀所有的一切,然而,他從未透漏過其創造者的名字或他創造的本質。佐姆曾一度被多瑪暮──黑暗維度的統治者──以及永恆──所有時空的概念實體──聯手擊敗,他們利用生命鎖鏈綁住佐姆,強迫他穿戴失明之冠。永恆將佐姆的生命精華封印在一個瓶狀的容器中,將其藏在時間和空間之外的一個維度。佐姆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神祕生物,散發出的邪惡是如此巨大,使生命法庭願意摧毀地球,以保護宇宙免受他的邪惡汙染。佐姆的力量足以使那些擅長神秘技藝的大師例如奇異博士、奧瑪和多瑪暮都相形渺小。他的髮鎖作為魔法的護盾,可以屏蔽一些強大的神秘實體的偵測。

傳說佐姆被永恆封印,以守護宇宙遠離他的神力。
當他被釋放,奇異博士聲稱他的力量比起一打的奧瑪更加危險。

黑暗維度的至尊法師奧瑪聲稱佐姆一旦獲得自由,
宇宙間將沒有任何力量能反抗他。




內布羅斯 (Nebulos)

Nebulos是來自外維度的存在,自稱危星之主 (Ruler of Planets Perilous) 。他操縱奇異博士利用極性力量之杖 (Staff of Polar Power) 從Baron Mordo抽取邪惡,在奇異博士完成任務之後,內布羅斯命令權杖回到他身邊,並威脅釋放手杖裡濃縮的邪惡力量。由於他企圖擾亂宇宙的正邪平衡,很快便引來生命法庭的注意,隨之而來的是一場驚人的對抗。生命法庭摧毀了危星,內布羅斯利用他的權杖作為盾牌承受住這起猛擊,奇異博士趁機從一旁搶走神器,從而導致內布羅斯被掩埋在星球的殘骸之下,看似摧毀了他。內布羅斯擁有極性力量之杖,可以抽取和吸收邪惡用於各種目的,並允許他正面抗衡生命法庭。

內布羅斯與生命法庭的大戰,被認為可能撕裂宇宙的基本框架。




斯洛里奥斯 (Slorioth)

斯洛里奥斯是一個強大的神祕實體,在一萬五千年前曾經過蹂躪地球位面。為了挽救Jillian Woods的性命,Anthony Druid和斯洛里奥斯交易,以自己的靈魂作為交換,這交易最終讓Druid成為了其從屬,釋放了斯洛里奥斯,使它再次行走在地球。維山帝在知曉斯洛里奥斯對地球的威脅之後,意識到自己的干涉,巨大的宇宙力量將會摧毀整個位面,召喚了生命法庭進行裁定,將斯洛里奥斯從地球刪除。斯洛里奥斯能夠擾亂時空的連續性,賜與巨大的神祕力量給予它的代理人,並且腐化其靈魂。由於它的天性是不斷的擴展自己,使它成為維度內所有存在的威脅。它的身體有將近60呎高,擁有接近無限的物理力量和對於所有形式攻擊的耐性;它具酸性的觸手能夠燃燒它的受害者,並且摧毀他們的心智。

斯洛里奥斯引發時間的不連續,將威脅永恆本身。
生命法庭出面刪除斯洛里奥斯。




灰燼三位一體 (Trinity of Ashes)

由Griefsavor、Mother-of-Pain、Ygmlosvorraich組成的三位一體的存在,在七域戰爭期間作為維山帝的敵對力量現身。七域戰爭期間,灰燼三位一體任命Pura-Shamutra為代理人,與維山帝的代理人Jarakk在Gevaltu星上展開戰鬥,在Urthona的協助下,最終由Jarakk取得勝利,Pura-Shamutra的死亡導致了宇宙的失衡。灰燼三位一體曾意圖征服黑暗維度,被當時黑暗維度的支配者多瑪暮以及其他敵人──例如Fatalis和Slorioth──所阻礙。在經歷持續5000年的戰爭後,顯然維山帝是勝利的一方,灰燼三位一體的命運則未被揭露。

灰燼三位一體擁有的力量足以與被視為接近全能的維山帝匹敵。




三為全 (Three Who Are All)

由三個神秘實體組成,分別為戴兜帽者 (The Hooded One) 、燃燒蛇 (Burning Snake) 和羊孩 (Goat Child) 。在億萬年前,一個凌駕地球維度的地方,它們當時有五位成員,其中之一在地球被稱為輝夜 (Glitternight) ,轉而反抗其餘四位,並驅走了第四位成員,將它囚禁在自己黑暗的靈魂。它們開啟了一場大戰,整個世界在戰鬥期間被創造和毀滅,以人類宇宙的標準來看,它們是難以想像的龐大,巨大的星球作為它們的武器,如卵石般被投擲,有一些被如此般強大的力量擊碎,碎片被送往其他宇宙,甚至飄到人類的宇宙作為小行星永遠休憩,成為這場宇宙鬥爭的天體紀念碑。輝夜在僅僅數分鐘內就被擊敗,然而以人類的現實來看持續了億萬年之久,為了逞罰他,他被縮小到沒有眼睛能夠看得到的尺寸,並被拋出宇宙,花費無盡的時間在虛無中漂流,直到抵達地球。剩下的成員成為了Three Who Are All,但如今只能間接影響地球維度。

Three Who Are All在與Glitternight的戰鬥過程中創造和毀滅了整個世界。
以616連續性的標準,他們是難以想像地巨大。巨大的星球作為他們的武器,
如卵石般被投擲,有些碎片被送往了其他宇宙。





五、其他多元宇宙威脅



天神 (Celestials)

天神是一群神秘的外星巨人,他們的能量隱藏在物理外殼之下,全身覆蓋著盔甲,大多數的身高達2000英尺。在這形態下,他們也能利用各種器具和船艦來協助他們執行任務。每一位天神皆擁有上限未知的巨大宇宙力量,足以摧毀整顆行星,或是恆星。每一名天神是以他們的作用被定義,配備著各式力量來協助他們所扮演的角色,例如Exitar the Executioner的能力是破壞或重造,而Arishem the Judge的能力是審判種族是否值得生存。天神對於其他種族的演化抱著高度興趣,並已在無數物種身上進行實驗,通常會對該世界進行四次訪問,組成探索團體,稱為〝主機〞 (the Host) 。The Host是最著名的天神,由他們母艦上的One Above All管理。天神擁有的完整的力量規模,故事中唯有過一些暗示。每一位第四隊的成員都足以承受集合了永恆族和阿斯嘉人力量的正面一擊。Arishem已展現過足夠的力量,足以永久封閉通往眾神領域的維度入口。然而,天神並非無堅不摧;在第三隊天神的期間,天神們曾經結合他們的神力殺死一名違反規矩的弟兄。另一個對天神的力量的暗示是在第四隊天神離開地球時,從人類的腦海和紀錄中根除了他們在過去和現在的存在紀錄,目前僅有永恆族、異變族、地球的三次元神明、以及極少數的人類意識到他們的存在與記得他們來訪的本質。

天神Ashema吸收整個宇宙(Franklin創造的Counter Earth)進入體內,並陷入沉睡。

天神Exitar將Earth-616捧在手中。

天神把宇宙分割,透過現實之壁來囚禁Exterminators。
因此創造出多元宇宙 (Marvel Multiverse) 。




觀察者 (Watchers)


觀察者是已知的宇宙最古老的種族,並承諾對於宇宙的所有層面不帶任何干涉的前提下觀察和編纂知識,負責地球的觀察者名叫奧圖 (Uatu) 。觀察者屬於宇宙級存在,擁有的內在能力幾乎能夠實現任何需要,包括增大個人屬性、時間和空間操縱、分子操縱、能量投射和廣闊的心靈力量。觀察者們可以將身體轉變為某種形式的能量,以超光速通過空間瞬移。奧圖曾表示如果他想要的話可以阻止收藏者(宇宙長者的成員,即使是銀色衝浪手也認定自身力量小於任何一名宇宙長者成員),他被描述為擁有的權力足以動搖世界和星系,Eon聲稱觀察者們極其強大且近乎無所不知。在1985年的官方手冊裡,將奧圖的力量層級與吞星、陌客、奧丁、宙斯相提並論。在2007年湮滅 (Annihilation) 的篇章則揭露觀察者可能是Antiphon──開端之神 (Proemial Gods) 之一,宇宙最初的生命形式──的後裔。

觀察者的科技足以開啟數十億個入口,同時觀察多元宇宙內所有可能的時間線。

Uatu與Aron之間的戰爭,被形容為同時發生於無數個現實,
聚集了來自一千個現實的能量。

Uatu捧著He Who Summons和高等法庭的贈禮,一個剛誕生的宇宙。




時間扭轉者 (Time-Twisters)


在時間的盡頭,多元宇宙中所有倖存現實的共同終點,就在宇宙熱寂前,時間變異管理局 (Time Variance Authority) 的最後一任局長負責監督為了成為宇宙最後生物而準備的那些創造。它們是賜予未來的贈禮,將教導下一個宇宙循環避免過去的錯誤。然而,從他的培育艙中孵出的三個存在立即出現瑕疵,甚至反常。這些被稱為時間扭轉者的存在,尋求找出宇宙的起源,並開始旅行到過去,摧毀他們到達的每一個時代。時間扭轉者持續以螺旋路徑通往過去,每30個世紀與地球互動。然而,每當他們離開一個時代,不知何故會創造一場宇宙劇變,將世界化為灰燼。時間扭轉者有很大的權力操縱時間能量,可以老化整支軍隊將其化為塵土(幾乎不朽的阿斯嘉人可以抵抗這些影響)。他們可以從時間流的任一時間點召喚生物,派他們完成自己的命令。他們可以穿越時空,進入不同替代現實,形成強大的能量盾、投射能量爆炸,以及賦予他人力量。當Jane Foster設法說服He Who Remains時間扭轉者有缺陷和毀滅性的天性,為了承擔自己的行為責任,他終止了扭轉者的生命機能,防止他們被孵化。He Who Remains接著用更加完美的版本來取代他們,稱為時間守護者,守護者們將自己定位為時間流的看管者。兩個分歧現實因此在時間終點誕生,在其中一個分支,He Who Remains捨棄扭轉者並創造出守護者;但在另一個分支,他並沒有捨棄扭轉者,因此也從未創造守護者。隨著扭轉者和守護者相互爭奪時間終點的統治權,從而獲得塑造下一個現實的權力,這兩個分歧現實從此輪流佔據著主導地位。

Time-Twisters的造訪撕裂了時間的基本結構,創造出宇宙劇變摧毀整個世界。

Time-Twisters聲稱他們的父親是原始太陽死亡後的終極新星,母親是宇宙破碎的大毀滅,
絲毫不在乎自己摧毀的上百萬個世界。

通過一個手勢召喚來自不同時代的軍隊。

Time-Twisters和Time-Keepers相互爭奪著時間終點的統治權,
下一個宇宙循環的本質將取決於勝利的一方。




時間守護者 (Time-Keepers)

時間守護者是由"He Who Remains"創造,用以取代時間扭轉者。He Who Remains是時間變異管理局於時間盡頭的監督者,存在於宇宙熱寂前,多元宇宙所有倖存的現實終點。時間守護者的目的為二:首先是作為贈禮,教導下一個宇宙循環避免過去的錯誤;其次是作為時間能源的生物電池。守護者們是時間流的管理者,授權觀察者奧圖異次元入口,允許他觀察其他現實。他們任命永生者 (Immortus) 為3000BC到4000AD的時間看管人,命其摧毀復仇者(阻止他們成為守護者的威脅),並且囑咐他前去殺害被認為是核心生命的年幼的緋紅女巫。守護者的替代版本時間扭轉者曾經偽裝成他們,企圖抹殺被認為的四個主要核心生命,分別為緋紅女巫、Franklin Richards、Jean Grey和Ultra-Vision,這些核心生命被認為是巨大的威脅,存在本身足以顯著地影響宇宙的命運或未來。然而,由於永生者的暗中阻擾,最終只成功消滅其中之一。時間守護者有很大的權力操縱時間能量,可以老化整支軍隊將其化為塵土,或是逆轉年齡到誕生以前。他們可以從時間流的任一時間點召喚生物、時間旅行抵達不同替代現實、產生強大的能量罩或能量爆炸、授予他人力量。通過使用永遠水晶 (Forever Crystal) ,他們有能力在數秒內刪除無數個現實,聲稱擁有的權威即使是宇宙的仲裁者─生命法庭亦無法評判。


Time-Keepers從每一個時間線召喚所有邪惡版本的復仇者來與他們自身對抗。

使用永遠水晶的力量,他們將能抹除幾乎所有現實裡的眾多時間線。

Time-Keepers的終極武器時間加農足以粉碎所有現實,
並以他們的自身念頭重建一個新的。




永生者 (Immortus)

本名Nathaniel Richards,永生者是征服者康 (Kang the Conqueror) 和Rama Tut最終的化身,他接受了時間守護者的任命,成為Limbo領域的領主,以及3000B.C.-4000A.D.長達七十個世紀時間的支配者。由於永生者花費了生命的大半時間在Limbo,使他原本遲緩的老化幾乎停止,一些來源指出他實際上是不朽的,與時間本身一樣古老。他展現過廣闊的時間力量,至少有一些是基於科技。他可以傳送穿越時間和空間,並且從過去、現在、未來和替代時間線召喚無限數量的戰士。當在Limbo,他可以修改事件的進程、轉變他人和廢除咒語(例如索爾的錘子)。Limbo在他的控制之下,並且潛意識受到他的心情影響。永生者擅於操縱,喜歡欺弄他人完成他的請求,而非強加自身意願於他們。他鮮少參與個人戰鬥,多半利用屬下來達成目的。當時間扭轉者暗中取代並偽裝成時間守護者,永生者表面上繼續服侍他們,廢除了若干不利於守護者的現實,並俘虜緋紅女巫,從她身上抽取核心力量來控制所有現實。藉由吸收緋紅女巫身上積聚的巨大的核心力量,允許永生者打破時間扭轉者的控制,成為真正的時間支配者,能夠將身體轉變成量子波,在替代現實之間穿梭,威脅著改寫所有現實。直到奧圖和時間變異管理局派遣Earth-8212的Reed Richards說服第一次時間旅行前的Nathaniel Richards注射Saturnyne Symbiont(由全能宇宙女帝Saturnyne設計,其功用是弱化生物對時間能量的自然抵抗力),使得Nathaniel或他的未來化身無法儲存核心力量,從而阻止他成為時間量子波。永生者曾握有永遠水晶,一個無比強大的道具,足以抹除整條時間線,影響分歧現實,並控制整個時間流之中的事件。


儘管被囚禁在Limbo,永生者利用核心的力量將星體投影到眾多宇宙,
作為Whisperer在背後操縱事件,目的是使自己成為真正的時間統治者。

作為Whisperer,他有能力瞞過接近全知的Time-Keepers,
將末日博士從時間流中抽離,拯救他免於死亡。

虹吸足夠的核心力量允許他成為量子波,在替代現實間自由穿梭。
觀察者指出如果永生者無法被阻止,他將重新排列整個多元宇宙。

永生者利用永遠水晶抹除Earth-9904。




矩陣大師 (Matrix Masters)

矩陣微觀宇宙 (Matrix-Microverse) 的大師是僅作為純概念的個體存在,漂浮於外太空的能量物質氣體電漿,他們的職責是守護誕生出整個多元宇宙的創造焦點——藍圖矩陣。作為守護者,他們與矩陣有著共生關係,傷害他們將同時傷害到矩陣。然而,矩陣微觀宇宙的裂口使得物理宇宙的物質散播到其中,賦予這些概念存在物理型態,當中有一些成為了編碼者 (Encoders) ,並且對大師們以及多元宇宙構成威脅,大師們不得不也採取物理型態來對抗編碼者。矩陣大師有能力移除微觀宇宙中物理生命的力量,透過精神來創造和改變自身的物理型態,他們也很可能可以改變自身的概念型態。

矩陣大師關閉X戰警們的超能力。

矩陣大師轉變生命型態來避免毀滅,聲稱自己與矩陣有著共生關係。




蟲群 (The Horde)


被稱為「宇宙的蝗蟲」,世界的收割者,由於沉睡天神的甦醒,因而被地球吸引而來。它們的存在顯然是作為天神的相反面,當收割世界時,星球聚集的能量特徵被辨識為永恆族,生命力將被轉交給天神;一旦能量特徵被辨識為異變人,生命力將被轉交給蟲群。如果說天神是種植、創造、傾注的器械,蟲群則是收割、終止、寂滅的器械。它們將會是世界死亡前所見的最後一件事物,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阻擋它們──即便是天神。蟲群和天神同時皆侍奉支點 (Fulcrum) ──支配宇宙運行的一股力量與存在。

The Horde是世界終結前見到的最後一樣事物,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阻止它們,即便是天神。

所有永恆族人結合成Uni-Mind進入沉睡天神,以此抗衡The Horde。




殲滅者 (Exterminators)

宇宙誕生的黎明,天神已在那裡進行創造,但他們愚蠢地扮演著上帝的角色,認為跟隨著生命與創造,必須存在死亡與毀滅,因此創造了殲滅者。然而殲滅者轉而反抗祂們,天神無法消滅他們,唯有將宇宙分離為多元宇宙,以分離的現實之壁囚禁他們。殲滅者被困住了上千年,但現實與世界之間頻繁的旅行和傳送削弱了牆壁,裂口和縫隙越來越大,直到殲滅者足以從中逃出。殲滅者似乎能夠吸收和消耗物質和能量,吸收視線中的任何事物並且變得更為強大,亦免疫心靈感應的影響。賢哲 (Sage) 曾經表示他們就如同房子牆上的黴菌,摧毀多元宇宙的整個架構,最終所有事物將不復存在。

Exterminators吸收沉睡天神Tiamut。

Exterminators會摧毀多元宇宙的整個框架,如同房子牆上的黴菌,萬物將不復存在。




異界無限 (The Infinites)

異界無限是一支自稱優於任何現實裡任何生物的高維度存在,他們相信通過重新排列其他星系的能量流動能夠促進多元宇宙的平衡,他們派出人形大小的生物Servitors與星球級大小的侍者Walkers來重塑星球的原始元素,作為重新構築星系的材料。異界無限的任務最終導致Rigellians殖民星球的毀滅,並且驚動了永恆。在告知他們所作所為造成的後果,復仇者說服了異界無限放棄他們的現實,其中一名成員甚至犧牲自己來重建被破壞的星球,他們無法帶回已逝去的生命,但是承諾這些生命終將回歸復活的世界。

Infinite成員的一隻手掌都大過宇宙級存在永恆。

Infinite聲稱他們大過任何單一現實,他們通過重新排列星系,
改善能量流動和多元宇宙的平衡。




純粹者 (The Absolutes)

純粹者是一支自稱無所不能的種族,存在於宇宙誕生的數兆年以前。他們在分歧現實間自由的穿梭,已創造與消耗了無數個宇宙,其中大部分成員皆前往更高次元的抽象位面,然而,Uniquitor留了下來,持續縮減無盡的多元宇宙。她從被摧毀的世界集結了一群來自不同星球/維度的外星人作為使者,派遣他們消滅銀河守護者 (Galactic Guardians) ,雙方的戰鬥中,她試圖從Phoenix IX(來自Earth-691第九任的鳳凰宿主)手中奪取鳳凰之力,最終被結合鳳凰與妙爾尼爾的力量擊敗。

Absolutes通過創造和吞噬宇宙來表現他們的純粹。

Uniquitor企圖奪取Phoenix IX身上的鳳凰之力,自稱自從時間的開端,
她便已漫步在無盡的多元宇宙,但從未見過如此強大且圓滿的力量。




創造者 (The Makers)

創造者是巨大、神秘的天神般的生命,他們觀察到許多宇宙從創造到熱寂的進展,為了避免這樣的結局,創造者決定給予一個宇宙生命的成分,如此一來它將有大小不一的複雜性,如同生物般為了生存而演化,他們重塑了現存宇宙的星辰、星球和星系,創造出微觀宇宙。創造者特地創造出螺旋之道 (Spiral Path) ,一個星辰模仿著DNA螺旋圖樣排列的巨大星系,生命的基石之一;重新編織了現存宇宙的結構,將其隨機型態轉變為一種結構化的新生命──無限生命。創造者將Wayfinder王子和他的子民Wanderers帶往微觀宇宙,賦予他們所造的結構生命與意義;他們還創造了原初生命 (Prime Beings) ,散佈自己的分子播種於世界,每一個分子最終成為一個新的生命。創造者或許有著巨大的力量,在天神、超越神族或甚至異界無限的水平,他們為了更和諧的生命而重塑星系的本質,非常近似於異界無限。

Makers觀察了無數宇宙的生滅,他們重塑整個微觀宇宙來仿效生命的結構。

一名Maker手中握著整個星系。




妖精之力 (Goblin Force)

妖精之力出現在大約Earth-1298的誕生之初,如同鳳凰之力擁有無限的力量;但是不同於前者,她的力量派生自永遠無法滿足的貪婪般的飢餓。它吞噬了幾乎所有遭遇的種族、星球和星系,包括這世界的鳳凰之力和吞星,直到第五隊的天神出面將其封印。它企圖以Madelyne Pryor為媒介再次進入世界,它冒充成超越者,並且將自身力量和超越者的力量疊加,發起了戰爭,殺死了地球大部分的英雄,包括X戰警、驚奇四超人、復仇者、末日博士和納摩 (Namor) ,並試圖竊取法官 (Havok) 體內的現實核心的力量,以征服整個多元宇宙。在其原始的蝙蝠形態下,妖精之力可以吞噬行星、恆星和眾多宇宙級存在,並且可以自由變化體型,從數英里到數千英里寬。在其惡魔般的妖精皇后型態下,它可以讀心、以心靈感應奴役他人或利用心靈促動懸浮和飛行;也可以瞬移、大規模操縱現實、在片刻間於地球上降下災難以及吸收他人的生命力。

妖精之力吞噬鳳凰和吞星。

對決法官,企圖竊取現實核心以征服無盡的多元宇宙。




黑獸 (Bete Noir)

Le Bete Noir是一種古老的生物能量,遠在宇宙存在之前,便與鳳凰相互競爭;被前者囚困於地球核心,必須尋找足以承受其巨大能量的宿主,等待孵化培養成熟,才能打破自由並且重返宇宙。對於許多不同的文化,它被認為是等同於Beelzebub、Mephistopheles或Satan等惡魔般的存在,被命名為le Bete Noir,意謂「黑獸」,通常指的是厭惡的對象,禍根般的存在。Le Bete Noir擁有無法估量的能量,堪比鳳凰之力,它必須找到一個人類宿主能夠遏制它的能量,至培養成熟的期間,它會偽裝成人類的大小和比例,接著對周遭的對象發起攻擊,以增長自己的力量;最終摧毀地球上所有的生命,到時它將有成熟的實力,拋棄它的外殼,再次前往宇宙肆虐,並且尋找鳳凰之力。Le Bete Noir曾經附身在主教 (Bishop) 身上,Stryfe嘗試利用它的力量來摧毀地球。

Bete Noir被鳳凰囚困在地球,挑選Bishop為宿主。




尼克羅姆 (Necrom) /反鳳凰 (Anti-Phoenix)

來自Earth-148外維度種族的至尊法師,梅林 (Merlyn) 與費羅 (Feron) 的師傅。尼克羅姆與他的學生共享著平行維度位面和不同世界間入口創造的能量,三名魔法師利用這些能量轉變為矩陣,通過最初地球上的高塔作為穿線貫穿整個多元宇宙。尼克羅姆展現過諸多力量,包括創造和召喚惡魔生物、復活死者、鑄造多感官的幻覺、千里眼、吸收他人的生命能量。他竊取了部分的鳳凰之力,使用自己的生命精華孵化,創造出反鳳凰 (Anti-Phoenix) 。當他擁有鳳凰之力的一部分,尼克羅姆能夠發射、控制、操縱宇宙能量、重新排列分子結構、發出強大的能量爆炸、在星際間旅行、控制星體間的能量反應、以意念移動行星和月亮。尼克羅姆企圖從Rachel Summers奪取完整的鳳凰,並指出一旦擁有她的力量,他將粉粹所有分歧現實,成為至高的存在。

尼克羅姆於眾多時空製造時間扭曲,壓縮無數個替代地球成為奇異點。




山羊 (Goat)

為了尋求在宇宙間無所不在,未來的Jamie Braddock與羊頭惡魔Horoam'ce交易,但在過程中卻被其佔據身體,成為邪惡的羊頭僧侶山羊。他盜走了梅林的法寶,時間旅行回到過去,趁著梅林還在休眠、英國隊長也正在為其他事分心的時候,率領著死靈大軍入侵來世 (Otherworld) ,企圖通過星光城堡裡的通道進入全能宇宙,將自己的存在和意志散布到所有現實,吞噬並成為每一個靈魂。山羊能夠感染途經看到的一切對象,創造出無數個自己的拷貝。他還擁有原本保管於來世的三顆靈球做為武器:一顆操縱大地和金屬,一顆操縱物理法則,一顆能夠操縱死者。靈蝶告訴哥哥Brian,唯一能夠阻止山羊的手段便是殺死他們的大哥Jamie,阻止山羊在未來誕生;儘管Brian拒絕,靈蝶卻接管Brian的身體由自己動手,終止了這場災難。


山羊打算把自己散播到整個全能宇宙,成為全能神 (Omnigod) 。




探知者 (Scrier)

一個神秘、強大的古老存在,在不同文化信仰,擁有無數個名字、面貌和臉孔,他經常通過代理人來達成目的,許多代理人甚至不曉得他在背後操縱著絲線,他也是有數千年的組織探知者集團 (Cabal of Scriers) 的啟發者。探知者聲稱數十億歲的吞星還年輕時,他就已是老人了,並且已見證過地球無數次創造和毀滅;他也是地球的過去與未來的創造者,在時間開始前便以自身形象塑造地球、散佈生命種子,數千年來陷入著沉睡,作夢著未來,直到銀色衝浪手在喜馬拉雅山的古廟地下發現了他,將其從永恆的沉睡中喚醒。探知者與另一位 (The Other) ──一群外星人意識組成的外維度實體──之間的衝突自從多元宇宙誕生便以不同的形體進行著,過去當銀色衝浪手被另一位的靈魂感染宇宙病毒,探知者有能力分離病毒,復活銀色衝浪手,並且在他的協助下於現實核心 (Nexus of All Realities) 建立了一道路障阻擋另一位從它的維度進入現實;後來,當另一位再次現身,探知者又誘騙索爾自我犧牲以保障5億年的和平協議,但是這個計劃因為吞星的介入而破裂。事件期間,湮滅 (Oblivion) 在背後觀察著探知者與另一位之間的衝突,指出這場戰爭最終將終結整個多元宇宙,但探知者要脅他不要介入這起事務。

探知者擊敗並碾碎墨菲斯托的本體,但聲稱只要人類存在,墨菲斯托便會持續存在。

探知者創造出一千個索爾和銀色衝浪手的影子副本。




另一位 (The Other)

自多元宇宙誕生以來,探知者與另一位之間的衝突便以不同形體不斷進行著,並且將持續到多元宇宙死亡。當銀色衝浪手遇見被稱為另一位的來自另一個維度的存在,它是一種不可理解的生物,衝浪手察覺它是一種褻瀆神靈的宇宙病毒,其意念採取了形體,滲透進現實。它擊敗了吞星,摧毀Zenn-La星,並屏蔽了衝浪手這段時間的記憶。衝浪手盡可能阻止這個生物,並賠上他的生命。後來,是探知者復活了衝浪手,並且在他的協助下於所有現實的核心建造一道巨大的路障,將另一位鎖在外側。自稱另一位的這個外星人並非字面意義上的生命,而是精神投影,從來自另一個維度,一個深不可測的存在的心靈中產生的活生生的思想。一旦接觸到另一位巨大、有毒的意識,將被感染靈魂病毒,如果未即時制止,其存在的本質將被病毒徹底抹除。後來,阿斯嘉從九界移位弱化了路障,允許另一位再次進入Earth-616。探知者誘騙索爾自我犧牲以保障5億年的和平協議,但是這個計劃因為吞星的介入而破裂,並開啟一場宇宙戰爭。三方衝突的力量之大,空間和時間被彎曲到了臨界點,使得現實本身受到威脅。但是由於索爾、衝浪手和Rachel Geist的努力,使他們意識到這場戰鬥帶來的波及和損害,並接受5億年的休戰。

湮滅宣稱探知者與另一位的衝突自從多元宇宙誕生便存在著。

探知者、另一位和吞星的三方戰爭幾乎撕裂宇宙的時空。




航行者 (Voyager)

除了它本身透漏的事物之外,對航行者的過去所知甚少。無論它的本質是天使、惡魔、元素、概念實體或其他東西,仍然未能確認。根據它自己的解釋,數十億年前,或許在宇宙本身誕生之前,它作為永恆的私生子,被拋出Cascade,一個連接著無限個維度、部分人認為是天堂的領域,被放逐到陰暗絕望的領域、地獄世界以及遠遠低於傳統現實的半維度。航行者花費了數百萬年在它的流亡歲月中向上攀爬,但最終證明無法逃離地球位面,地球上,人類才正開始發跡。航行者在地球徘徊著,觀察人類的發展,週期性地灌輸自身的碎片採取人類的外形和身分。上萬年的人類歷史以來,航行者的後代包括男性和女性,包括所有種族和信條,他們行走於人類之中,直到他們的創造者將其召回,重新吸收回體內,把他們的經驗和洞悉添加到自身。被渺小但先天的生存本能刺激;航行者的創造中,有極其少數發展出自我意識和個性,Sam Wantling正是其中之一,他發展出了他過去兄弟未曾達到過的人性水平。通過Sam的人性作為核心,航行者得以從地球維度飛升,越過一個又一個現實,最終分離出不計其數的人類創造物的靈魂遍及整個多元宇宙,並且大概返回到它的起源之地。

航行者的碎片形成不計其數的靈魂,散佈在無數個天堂之中。




飢餓 (Hunger)

飢餓是一個神秘的存在,以不斷消耗現實維生,據稱已吞食了超過一千個以上的現實。因為受到無限手套的吸引而來到616現實,發現這個宇宙是球形的他,意味必須從兩邊同時開啟維度的障壁;飢餓可以從外部進入,但是需要一個棋子從內部開啟特定的維度。他通過強大的心靈感應,影響吞星幫其收集無限寶石,成功開啟了通道。當飢餓起先進入時的尺寸是很脆弱的,但是他吸收能量並迅速適應了吞星朝他迎面而來的攻擊,最終成功進入到這個維度,迅速蔓延、吸收,並且涵蓋它。飢餓是一種跨維度的寄生蟲,他的能力似乎與吞星處在同一個前提下,除了飢餓吞食的是整個維度。一旦飢餓進入一個維度,他便開始吸收和消耗該現實,從而得出結論,飢餓吃的是現實。飢餓容易受到極端的物理和能量攻擊影響,但幾乎可以立即適應任何對他起作用的力量,並開始吸收它。飢餓也有強大的精神能力,甚至能夠從精神上影響像吞星這樣的宇宙級存在。飢餓能夠如同進門般,輕鬆地在平行維度之間穿越;它還教導自己學會了616維度的106種語言。

飢餓解釋吞星吞噬星球,他則尋找喜歡的現實,吃掉整個維度。

聲稱自己已垂涎了上千個世界,沒有一個逃離他的魔掌。

通過不斷吸收,飢餓在4657年的替代未來成長到足以擊敗成為永恆和死亡的未來薩諾斯。




腐敗 (Rot)

死亡 (Death) 總是與薩諾斯保持著界線,但當薩諾斯死亡時,其力量在那一刻與她合併,創造出腐敗。起初,腐敗像個斑點般地微小,死亡沒有注意到,但隨著它緩慢地吞食和成長,當死亡最終注意到它時,她才意識到之前未注意到,是因為它的性質與自己如此地不同,她無法影響它。如同它的名字,任何接觸到腐敗的事物都會腐敗,幾乎立即崩解。它無法被物理力量、能量爆炸或任何其他常規傷害破壞。它的體型巨大且空無一物,會持續擴張,直到占據整個空間。它可以直接吸收任何攻擊它的能量,並疊加到自身力量。由於它是死亡本身和生物產下的子嗣,它既活著,卻不是生命,因此沒有任何活物或死物可以影響它,它已被證明是如此強大或如此抽象,以至於死亡和永恆皆對其束手無策。
腐敗對於永恆就像癌症,不斷吞食著他,卻對其無能為力。




玉衡 (Alioth)

在康之前的時間跨度的統治者,自稱至高時間生命 (Supreme time being) 。玉衡是一股原始力量,能夠引發整個維度大規模的時間擾動和破壞。它是以巨大的雲狀物形式存在,強大到足以打破Chronopolis城市的防禦,它的移動十分緩慢,並且能延伸出偽足攻擊特定的生物或位置,通過吸收時間旅行者的屍體來成長尺寸。玉衡是一個跨時間的存在,存在於眾多不同的現實,一旦它佔據某個時間事件,將展開吞沒鄰近的可能性,起初填滿時間區段上邊的部分Limbo,隨後將吞沒時間區段本身。玉衡同時也否定時間能量,因此想直接穿過它進行時間旅行是不可能的,任何嘗試的旅行者通常結局是被它吸收。

玉衡吞噬了無數個康跨時間理事會的成員(來自不同時間線的征服者康)。

玉衡統治的時間領土甚至大過康和啟示錄 (Revelation) 的帝國的總和。




亞圖姆 (Atum)

亞圖姆是原始大地之母蓋亞的後裔,當其他舊神墮落成惡魔,蓋亞呼喚造物主──地球生物圈的有知覺的生命力,並生下亞圖姆,最初的新一代神祇。亞圖姆屠殺了大批惡魔般的神靈,吸收他們的腐化形體和能量,直到轉變為怪物般的噬神者Demogorge。完成他的任務後,Demogorge飛向天空,淨化了體內惡魔般的能量,恢復成亞圖姆,與太陽合而為一。亞圖姆最終採取了拉──古埃及崇拜的原始太陽神──的面向。作為阿蒙拉 (Ammon Ra) ,他統治著八元神 (Ogdoad) ,他們是基於赫爾默普利斯的埃及神第一代化身。八元神最終殞落,拉重獲新生,生下最早的九柱神 (Ennead) 。最終Shu成功作為九柱神的統治者,阿蒙拉恢復成他的噬神者姿態返回太陽,等待宇宙軸的更替,以及當前世代神祇的終結,如此他將可以吞噬他們。亞圖姆是整個漫威宇宙裡最強大的存在之一,足以單槍匹馬擊敗舊神和眾多萬神殿神祇。他擁有太陽本身的力量,能夠投射相當於太陽溫度的高強度的光和熱,並以光的速度飛行。他可以承受一些最強大的神與惡魔的攻擊而未受傷,承受恆星內部的溫度和壓力,或在真空環境輕易地生存。當與眾神戰鬥時,亞圖姆迅速恢復到噬神者姿態,這狀態下具有難以置信的力量、耐久和飛行能力,然而他並非無懈可擊,可以被一些神聖武器傷害。雖然他幾乎無敵,然而他一旦受傷,他的身體能夠快速再生受損或被毀的身體組織。噬神者最令人不安的特點,在於他能透過掌中的孔口,將神祇轉化為能量並吸收他們,被吸收的神明會在其身上保留部分形體和臉孔。他也可以通過釋放吸收或燃燒的能量,重新恢復到正常狀態。

噬神者Demogorge是地球眾神死亡的終點。

即使是聯合Chthon與Set的力量,依舊不敵Demogorge。

七位地獄領主聯手依然不是Demogorge的對手。

Demogorge釋放他所吞噬的力量,切斷冥界之間的連結,進而修復天體軸。




大敵 (Archnenemy)

地獄邊境的統治者Amanda Sefton (Magik) 與她的搭檔Nugent創造出一個神奇的電腦程序,足以集合宇宙中所有的神祕知識,利用它作為戰爭兵器對付其他分裂的領域,多年後,儲存的魔法知識自主進化成了大敵──一股純魔法的邪惡力量,他回到過去確保自己的誕生,並且發起對所有地獄領主們的戰爭。大敵無比的強大,能夠在一秒間殺死數以千計的惡魔。他的本質是摧毀和吞噬所有的魔法能量,使他免疫幾乎所有的魔法攻擊,允許他輕易擊敗多瑪暮、墨菲斯托等存在,或是徹底摧毀整個領域。

Archnenemy輕易摧毀Nightmare的領域。

熄滅火巨人Surtur的火焰。




Abysss

Abysss是個以神祕為動力的跨維度的存在,被稱為para-demon,能夠在現實之間旅行,並且抹殺整個現實。在毀滅某個宇宙後,他進入Earth-616,打算消滅這個宇宙中所有的物質。Abysss擁有巨大的破壞能力,能夠無止盡的消耗物質與能量。他可以吃光天體、行星、甚至空間本身,如此以徹底抹殺整個現實。為了從Death Metal身上除去Argon──Abysss的父親──的靈魂,他創造了Soul Slug來吸取他人的靈魂。Abysss需要空氣、熱量或幾乎任何東西來生存,並以吞噬物質和能量維生。


Abysss吞噬了某個現實的所有事物,並將目標轉移到Earth-616。




Thomas Lightner (the Nth Man)

Dr. Thomas Lightner,瘋狂的科學家,經歷過三次突變成為不同的存在。在他重建因為設備事故消失的父親的天空炮,類似的事故再次重現,給予他黑洞的能力,成為Blacksun。由於Thomas的身體無法長時間包含這股龐大的能量,最終他崩潰再次回到正常的形式。Thomas後來與Nth Command接觸,被改造成the Nth Man──一個活著的多維交互漩渦;如同黑洞般,他吸收了自己附近所有的物質和能量,最終Wundarr the Aquarian切斷了這項權力。但是他並沒有被消滅,反之,進入到替代地球Earth-S,隨後藉由與Benjamin Jones交換位置,成為Earth-712的至尊法師,自稱Mysterium,統治了整個現實。作為Blacksun,他可以吸收所有光和熱,擁有像是黑洞般的重力能力;他擁有強大的力量和耐久度,可以彎曲物質和能量防止它們接觸自己的身體。作為the Nth Man,他成為了有生命的空間扭曲,一個有意識的奇點,可以抽取物質和能量進入接近無限的維度,進到他自己的形式,他可以吸收所有形式的物質和能量,變得更為強大與龐大,直至吸收整個宇宙,這時他將通過維度障壁進入其他宇宙,並且再次重複這個過程。

the Nth Man共吞噬了七個宇宙。




Vangaard

Vangaard原本是Earth-A維度的Johnny Storm──Earth-616主世界裡的第二任霹靂火於另一個維度的替代版本。在Earth-A的時間線,Johnny Storm沒有參與太空任務獲得超能力,相反地,他加入了軍隊並且在一場對外戰爭中被炸得支離破碎。不知何故,Polemachus的科學家救回了他,將他帶往自己的維度,重建他的身體和心靈,成為他們首領Arkon的特務Gaard。在Arkon挑起三個維度之間的戰爭計畫失敗後,Gaard最終墜落進虛無 (the void) ,與虛無的接觸使得他從生理、心理和情感上被徹底轉變,變身成名為Vangaard的強大存在,接下他新的目標──凌駕全能宇宙恆定的事物,作為虛無的斥候在現實間旅行,消滅被認為冗余的那些時間線。Vangaard擁有巨大的能量以及現實操縱的力量,同時存在於多個現實位面,他強大到足以摧毀整條時間線,透過先進的宇宙權杖釋放出毀滅性的能量爆發。

Vangaard在現實間旅行,摧毀眾多時間線。




Proctor

據信Proctor是黑騎士於Earth-374的替代版本以及復仇者的領導。Proctor瘋狂地愛上了永恆族人Sersi,後者使其成為了Gann Josin(永恆族生命伴侶的稱呼),最終Sersi對他感到厭煩而離去,因此促使他發狂,Proctor受到Ebony Blade的嗜血詛咒所誘惑,然而,不像Earth-616的Dane Whitman抗拒詛咒,Proctor擁抱了詛咒。通過詛咒和Gann Josin的身分,Proctor獲得了巨大的力量,發展出類似永恆族人的能力,包括超人的力量和耐久度、從手或眼睛投射能量射線、瞬移等。他還擁有眾多心靈能力,包括在全球範圍內進行心靈感應、閱讀和改寫心靈、意念移物等。他的世界的Sersi最終顯然因為他們的Gann Josin鏈結發瘋,並摧毀了這維度的地球,Proctor獨自存活下來,使用Ebony Blade殺死了Sersi,伴隨著自己維度的毀滅,Proctor不知何故來到了另一個現實,繼續重複著使Sersi發瘋並殺死她的過程,接著他找到了這現實的最後一個倖存者,受著重傷的觀察者Ute。利用Ute的力量,Proctor啟程到其他維度,展開了支配他餘生的任務,殺死每一個維度裡的每一個版本的Sersi,並在任務最終計劃殺死Earth-616的Sersi,以及倒榻所有現實。


Proctor吸收了Sersi和觀察者Ute的生命能量,製造出足以撕裂現實的能量漩渦,
企圖摧毀主世界Earth-616及整個多元宇宙。




Demonstaff

曾經是一名傑出的科學家,Hallan Gorko對探索現實結構有著深厚興趣,他相信自己可以創造一個裝置,允許他探索替代世界和平行時間線。他最初嘗試開啟一個入口,導致一次意外事故,使他受到嚴重受害並永遠改變了他。他的僱主Mr. Dunbar想要中止實驗,但Gorko的妻子Ellene說服他這個計劃的重要性。Ellene擴大了她丈夫的工作,開發了一個被稱為維度儀 (Dimensionizer) 的裝置,Gorko最終將竊取這個裝置為自己的邪惡目的所用。有了這個裝置,Dunbar認為他們如今已能夠刺穿維度障壁,但最初的測試產生了第二起悲劇,Ellene意外被吸進她開啟的裂縫。當Gorko得知時,她因為失去妻子而發狂,並將所有不幸指責給Dunbar。Dunbar將Gorko安置在診所,但Gorko最終逃離,並採取了Demonstaff的身分。作為Demonstaff,他有權力任意改變現實,並且可以直觀地修改現實基礎,到達的程度足以將時間線和維度結合起來,或是終結所有現實本身。Demonstaff使用一把權杖,他聲稱可以操縱他想要的任何形式能量,如盾牌或能量波,他還可以利用權杖在維度障壁打孔,以召喚盟友或驅逐敵人。權杖發出的一種獨特能量特徵,可以任意偽裝,如此使Demonstaff不被追蹤。
藉由破壞維度間的障壁,Demonstaff對永恆造成了傷害。

Demonstaff弱化了分離不同現實位面的牆壁,使得無數替代維度即將自我崩潰,
迫使四位索爾採取行動,集合四把錘子的能量來強化搖搖欲墜的維度邊界。





Bubonicus

這個存在的起源依然未知,但他透漏,生命是一種疾病,死亡則是解藥,而他的命運是根除宇宙生命。Bubonicus導致了火星外星人Martian Masters滅絕的瘟疫。他設計了一種無解的瘟疫,影響利用火星作為侵略地球基地的外星人,瘟疫毒害了內在生命的流體網路,Martian Masters的血液變成酸性毒素,從內在吞食自身。Bubonicus使用他的脈衝權杖來分析和感染他人致命的細菌,其迅速適應宿主身體並帶來極度的痛苦;它的症狀多樣,但預後如未進一步治療,總是致命的。除了細菌攻擊,Bubonicus還可以釋放破壞性的電腦程序(病毒)。Bubonicus的力量可達到宇宙規模,並且對永恆是有效的。

Bubonicus對於永恆就如同惡性腫瘤,會吞噬宇宙本身。




鷹神 (Hawk God)

被稱為鷹神的暴戾存在來自Earth-691的未來現實,據傳說,鷹神導致他所在現實觀察者的毀滅,並且賦予Ogord的兩名孩子Aleta和Stakar驚人力量,成為Starhawk。鷹神的存在主因是掠食,這是確保所有存在階層適者生存的原始需求。然而,他遠遠超過了受指示的界線,他開始覺得有必要為了自己的緣故進行殘忍的行徑,這種行為遠遠低於他的存在水平。他濫用權力和目的的最好例子便是刻意發起觀察者的滅絕,因為這場屠殺,永恆將他帶到抽象實體的至高會議,由生命法庭召開聽證會,他的同僚們作為陪審團被扣留。起訴此案件的是最後的觀察者Uilig,行星吞食者—吞星擔任辯護,他似乎以需要餵食的雄辯論述來說服陪審員。然而,Uilig提出了主動證據,將鷹神與鄙視多元宇宙的瘟疫攜帶者Bubonicus聯繫起來,吞星強烈反對這種煽動性和未經佐證的指責。法庭裁定謠言是不可接受的,但他提醒鷹神他被認為是危險的,因為他經常被傳聞可能是引發宇宙級存在之戰的人。鷹神最終被降格,並被送往過去單獨監禁,作為一名沉默的神獨自居住在Arcturus星。鷹神的權力和能力的真正水平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有證據表明,他有足夠力量摧毀他現實的整支觀察者種族。他也有能力授權其他生命力量、飛行、傳送、從雙手和雙眼投射強大能量。鷹神可以在太空的真空中生存,並且擁有M-Body。

鷹神殺害了Earth-691的所有觀察者。

鷹神被指控挑起宇宙級存在之間的戰爭,傾斜多元宇宙的平衡。




Michael Korvac

Korvac出生於30世紀,一半是人類,一半是尖端電腦,是個頻繁的時間旅行者。即使在吸收任何形式的能量前,他能夠通過分析各種魔法能量,在它們釋出前,根據電腦的分析結果產生完美的防禦,在正面戰鬥中壓倒至尊法師奇異博士。當他吸收了吞星的能量後,這給予了他神明般的力量。在從吞星的船艦上下載資訊與獲得宇宙力量後,Korvac有能力媲美其他眾多宇宙級存在,能夠改變物質、投射能量、傳送和操縱時間和空間。在他最完美的人型狀態時,Korvac保留了所有的宇宙級能力,利用它們實現幾乎任何效果,甚至具有潛力抹消宇宙的存在。在Earth-82432的What If?漫畫中,Korvac殺死了所有復仇者成員、奧丁和宙斯,並且先後擊敗陌客與中間者等人。他吸收了包含復仇者、世界整形者、所有人類和生命、甚至天神的能力,消滅了地球上所有生命;甚至足以屏蔽地球和自己免於生命法庭的制裁。最終揭露了死亡在背後操縱一切,目的是消滅永恆。Korvac最終發動了終極抹除者 (Ultimate Nullifier) 抹消了宇宙和自身,為宇宙帶來真正的秩序。

聯合Carina的力量,Korvac阻絕了所有內維度領域進入地球,其中包括一千個眾神的領域。
他也封鎖了Earth-82432的整個時間區段,即使是永生者也無法進入。

Korvac殺害地球上(包括Arishem和Shaper在內)的所有生命。

使用終極抹除者殺死永恆,刪除Earth-82432。




Solaise (Child of the Elder Gods)

Kaleb原本是海伯利安時代的一名祭司,因為生下一個名叫Solaise的女孩,被驅逐出祭司兄弟會。渴望報仇,他偷走了他祭司職位宣誓守護的神祕神器,即Namut之眼。他的背叛抹除了他曾經擁護過的利他行為的痕跡,成為七人理事會的一員。利用Namut之眼的力量,七人理事會刺穿了神祕的面紗,捕捉到舊神之子。沉睡的舊神之子的力量助長了理事會的征服,他們用大量黃金獎賞Kaleb,使他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與Solaise過著富裕的生活,但Kaleb無法忍受自己犯下的一切罪惡,遂襲擊了他的主人的巢穴,搗毀Namut之眼,喚醒了舊神之子。舊神親自介入並禁錮他們的孩子在Kaleb自己孩子的凡人框架下。從此,Solaise不再隨歲月增長,包含了她與生俱來極小部分的力量。為了悔改他的罪惡,舊神指定Kaleb作為這名孩子的神聖守護者,行走於地球,不再經受老化,並摧毀所有企圖傷害孩子的人,成為毀滅者Kaleb。在過去,舊神打算讓Kull成為他們力量的容器,但意識到他是區區一介凡人,因此不僅不可靠,而且有一天註定會死;決定不朽的貓Sedrick是保管他們可怕神力的一個更安全的容器。當General Freja下令他的手下殺死Sedrick,此舉激怒了Solaise,她釋放致命的力量在一瞬間殺死Freja和其手下,力量之大喚醒了舊神。舊神意識到巨大的厄運已經釀成,不知何故,包含在Solaise的舊神之子的他們所有的精華,已經與保管著他們力量的貓Sedrick聯合,如今所有造物皆在顫抖。如果她不被制止,將意味著萬物的結束。Thulsa Doom曾向Devourer解釋,貓包含力量,但缺乏使用它的意志;Solaise擁有意志,但只有小部分的力量。當兩者放在一起,將是所有造物的終結。

Solaise無意間釋放的力量摧毀了眾多星球、吞噬了整個宇宙。

舊神們聲稱Solaise有能力撕碎所有造物,如放置不管,將意味萬物的終結。





回上篇──Marvel美漫世界觀裡的強者(二)

55 則留言:

  1. 關於天神組(the celestial)的戰力等級有點不太明白。在Thor: the eternals saga裡面,天神組的實力明顯大過skyfather級數的眾神能量總合,而永恒做為五大神之一,照理說力量應該是強過天神組,但為何永恆會被多瑪暮一個外維度惡魔擊敗?意思是天神組強過Galactus和永恆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The Celestials裡成員應該是有強有弱,顯然Arishem the Judge的能力遠大於skyfather,但是部分skyfather(例如Odin、Zeus)又被評價為與Celestials同等,部分Celestials成員或許強過Galactus,但是不及Eternity。Dormammu與Eternity交戰過不只一次,有輸有贏,其中一次是與Umar聯手,但也常時狀態來看,Dormammu仍是介於skyfather到Elder God這個水平的人物。

      刪除
  2. 原來如此,必竟銀河王幾乎沒有能量全滿的時候。但celestial裡面Arishem the Judge戰力好像只排第四,上去還有最大天神Exitar the Exterminator, 沉睡天神Tiamut, 以及天神大老 one above all沒錯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般認為最強大的celestials成員是One Above All、Tiamut和Scathan the Approver,不過排他們的戰力意義也不大。

      刪除
  3. Zom的能量戰鬥等級大約位於哪裡?畢竟它是屬於魔法屬性的怪物,應該已經超過Odin和Zeus了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Zom的力量甚至超越眾神理事會的任何成員"

      刪除
    2. 若是跟Vishanti或者是吞星相比又如何?

      刪除
  4. 這邊的殲滅者exterminators根天神組的根除者extar是一樣的嗎?連天神都拿祂們沒折,有誰或什麼辦法能消滅祂們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Earth-295的琴獲得死亡種子後似乎有與他們一戰的能力。在2015 Secret Wars Earth-295毀滅,也並沒有看到Exterminators的蹤影,我想大概不會再有他們露臉的機會。

      刪除
    2. 既然祂們的能力凌駕天神,那有到達多元五神級別嗎?

      刪除
    3. 既然冰人能夠抵擋他們一陣子,肯定是沒有吧...他們難纏在數量多且無法被消滅,我更期望看到Exterminator碰上Fury會是甚麼情況。(笑

      刪除
  5. 1.既然無法被消滅,那後來這事件是如何結尾的?

    2.老實講我更期待看到exterminators遇到the beyonders會怎樣,不過力量差距那麼大應該會被超越神族秒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琴在取得死亡種子後成為這世界的天啟,負責拖住他們,趁機將剩下的英雄們送回主世界,之後通往Earth-295的入口被封閉,讓他們永遠無法現身在其他宇宙肆虐,至於Earth-295和琴的結局如何並沒有讓讀者看見。

      刪除
    2. 原來如此,不過我猜那群殲滅者應該是在前沒多久的secret war時期也被the beyonders毀滅了吧!畢竟the beyonders進乎摧毀了整個marvel Multiverse.

      刪除
  6. 那A-Force的奇典呢?她的來歷跟身世皆未知
    但看起來就很像宇宙本體的化身
    地位甚至在舊神之上

    回覆刪除
  7. 回覆
    1. 兩位都是Vishanti的敵人,從Vishanti的判斷來看,Shuma-Gorath是較大的威脅,但是這可能是因為Shuma-Gorath是純粹邪惡的惡魔,Cyttorak多數情況下處於中立。鑒於Cyttorak與Vishanti同是Seven Spheres War的參與者,兩者互不相讓,而Shuma-Gorath又與Vishanti互為死敵,因此不好判斷誰擁有更大的力量。

      當然,以戰果來論,自然是Shuma-Gorath勝出。

      刪除
  8. Shuma 和 有奥丁之力的奥丁谁的实力强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認真回應一下,一般來講天神、舊神、外維度神明或惡魔之間因為缺乏對照,難以去比較,但是如果比較對象是奧丁,那又另當別論了。全力的奧丁是最強大的天父之一,但是自稱不及吞星或天神。另一方面,Vishanti的每個個體都擁有舊神級別的能力,它的三分之一,Agamotto足以在自己的領域內抗衡吞星,甚至占上風;Oshtur是Vishanti中最強大的一員,被描述為與Gaea、Chthon同等,而Gaea又是所有新神的力量之源(包括奧丁和宙斯)。然而,即便是Vishanti依舊無法消滅Shuma-Gorath。

      Shuma-Gorath在吞星引擎的支援下,足以靠著一己之力同時抗衡吞星、兩名Proemial Gods、加上數名天神,因此,如要描述Shuma與奧丁的差距,那麼大概不比浩克與一般民眾的差距小吧...

      刪除
  9. 請問背景最大的那隻是誰?
    http://images.techtimes.com/data/images/full/232184/civil_war_ii_1_preview_2-jpg.jpg?w=600

    回覆刪除
  10. 據說當Chthon再次重返地球,其力量已不可同日而語,就連同樣墮落為魔的Set也與Gaea等神衹聯手對付Chthon?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一段故事是Oshtur要求Ian McNee去收集四件神器,來修復魔法世界的平衡,但揭露是Chthon偽裝的,最終Ashake、Morgan Le Fay、Llrya分別借用Oshtur、Gaea、Set的力量,加上Ian McNee合力驅逐了Chthon。不過其餘Elder Gods並沒有直接現身。

      刪除
  11. Three-Who-Are-All是與Vishanti,Trinity of Ashes類似的存在嗎?若是如此他們中的個別成員也是擁有與舊神差不多的力量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論外型或定位都像是盜版的Vishanti,除了Werewolf by Night,他們沒有在其他角色的連載露過臉,雖然被稱為cosmic entities,但無法判斷他們在宇宙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只知道喪失兩個成員後,他們已沒有能力直接影響地球),也無法和舊神做對比,

      他們之間的戰爭影響多個宇宙是肯定的,另外,投擲星球的描述也讓人聯想到Celestials。

      刪除
  12. Korvac在Death的操縱下殺死Eternity那張圖,Death口中浮現Oblivion的名字,這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段話連著上一格,「Death--The Usher of Oblivion」,指的是她是Oblivion的接待。

      刪除
    2. 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死亡是生命由存在變為不存在的過程,而凐滅即是不存在"嗎?

      刪除
    3. Death在和Jean Grey解釋時講過類似的話,說她建立生命的框架,Oblivion則是萬物的終點。

      刪除
  13. Adversary既然是Roma的對立面,為何沒有跟她一樣被視為Omniversal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故事裡從未提到Adversary威脅omniverse,甚至multiverse。在不同漫畫創作者手中,設定通常會有細微差異,顯然在Adversary的故事線裡,Roma是秩序的女神,她的棋盤代表的是616現實;而Adversary則是混亂的化身,棋盤的擾亂者;星光城堡裡並沒有Saturnyne或英國隊長軍團。(英國隊長軍團被提及是1983年,Adversary初登場是在1984年,或許作者創造當下,這還未正式成為通用設定)

      此外,在部分作品裡,universe、multiverse、omniverse偶爾也會有並用或通用的情形,例如90年代Black Celestial故事裡的universe實指multiverse,而在近期Al Ewing執筆的Ultimates Vol 2裡的omniverse則等同multiverse。因此去爭論一名角色的力量到底是multiversal還是omniversal,有時是不太實際的事,因為在一些不太嚴謹的作者筆下它們或許是相通的。

      刪除
  14. 版主在"天神的歷史"裡提到的殺神者大約在哪個位階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世界觀下,純粹的科學產物能夠打贏Celestials是很讓人驚訝,但它能夠嗜神的說法只來自他人陳述,故事裡也沒有任何表現足以判斷那架機器人有什麼樣的能力。我更傾向故事裡的Celestials描寫被嚴重弱化了。

      刪除
  15. 請問開端之神 (Proemial Gods) 不算是這個級別的角色嗎?他們不識曾經打敗過吞星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Proemial Gods和Galactus相同水平,打贏Galactus是二打一,加上偷襲。同理,Stranger、Inbetweener、Odin、Zeus、Celestials、Watchers也都是這水平的人物,Celestials和Watchers放在這主因是整支種族是multiversal。

      刪除
  16. "The Legion消除數名limbo領域裡的舊神"
    請問何謂"limbo領域裡的舊神"?
    祂們與四大舊神有何關係?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們是被Belasco和limbo裡的惡魔崇拜的神,無法確定他們到底是當初被Demogorge驅逐的最早一批舊神,或是像N'Garai一樣的舊神後裔。他們和現存的四位舊神的關係,大概不是親戚就是後裔吧…

      刪除
    2. David Haller的實力不是與吞星差不多或比吞星強一點而已嗎?為何能夠同時擊敗數名舊神?

      刪除
  17. 請問可以介紹一下觀察者中的He Who Summons和高等法庭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High Tribunal是觀察者的世界治理機構,類似他們的政府機關,Uatu的父親也曾經是High Tribunal的一員;He Who Summons應當是觀察者種族的領導階層,地位類似天神族的One Above All。

      刪除
  18. 海柏里安時代的舊神也是跟四大舊神相同的存在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照理來說不是,海柏里安時代的舊神也正是所謂的Primal Gods,成員沒有真正被定義,但一般認為包括Asura, Bel, Crom, Ishtar, Mitra等,後來舊神這名字被用來借指Set、Chthon、Gaea、Oshtur,裡面唯一和海柏里安舊神重複的成員只有父神Set。

      值得一提的是,如同四大抽象實體,四大舊神不是在一時之間被同時提出,而是在不同時期、不同作者手中被創作出來,創作最早的Set是來自30年代,被引進Marvel宇宙則是在70年代的Conan the Barbarian漫畫。直到噬神者故事的創作者統整這些創作,並借用了Conan the Barbarian裡的稱呼,舊神的概念才真正建立,因此,也可以說海柏里安時代舊神即是現代舊神的前身。

      刪除
    2. Conan the Barbarian的故事現在似乎同時存在Marvel世界觀與黑馬漫畫之中?

      刪除
    3. 多家出版社先後持有這角色的版權,可惜的是Marvel並沒有想持續發展Conan故事的意圖。

      刪除
    4. Conan the Barbarian中的舊神們似乎被描述為創造宇宙的至高存在,所以舊神之子才會擁有摧毀整個宇宙的力量?
      這些舊神們對此事的態度又是如何呢?

      刪除
    5. 好像只有提到他們創造生命。就像介紹裡說的,這股力量把沉睡中的舊神們喚醒,決定挑選一位冠軍處理這件事,被選中的代表便是Conan。

      以地球神來看,這幾位舊神的力量確實描寫過剩了,不過也只有在那位叫Solaise的女孩身上有這樣展現。後來Devourer竊取了Solaise和Sedrick的力量,反倒沒有這麼大的震懾力。

      刪除
  19. Archnenemy應該算最強大的魔法屬性角色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般來說,位於魔法系頂點的通常認為是Vishanti,被描述為可匹敵抽象實體;如果只是單單擊敗Dormammu或Hell-Lords級別的人物,光Agamotto一個人就綽綽有餘了。此外,被Vishanti視之為大敵的Shuma-Gorath和Cyttorak幾乎也可以肯定在魔法界最強大的邪神之列。

      但如果不論時期,排第一位的會是Matrix Merlyn,他掌握的力量是貫串Omniverse所有世界的魔法源頭。

      刪除
    2. 所以Archnenemy大約可以排在第幾位呢?

      刪除
    3. Archnenemy展現的也只有破壞和免疫魔法的能力而已,換言之,它是魔法的天敵。畢竟它被創造的初衷就是為了拿來對抗地獄領主,拿它和其他魔法生物比較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與他相提並論的應該是能夠吃光物質的Abysss,或者吞吃時間的Alioth。

      刪除
    4. sise-neg算是魔法系的角色嗎?

      刪除
    5. 他是魔法師,至少在他成神之前是魔法師。

      刪除
  20. 維山地那邊三位其中一位是第一任至尊法師?

    回覆刪除
    回覆
    1. Agamotto是第一任至尊法師。

      刪除
  21. 現實修改者中除了mjj跟House of M時期的緋紅女巫之外,最強大的應該就是Franklin Richards了吧?

    回覆刪除